跪着 手指 调教 饶了我

凌芊陌刚走,芊荨就迫不及待的唤来萱儿,让她换上男装,到账房支出银两。

芊荨打扮成小厮,想要到京城的街道上转转,说是熟悉环境,毕竟,四年没回来了。

萱儿也不多想,应了声就出去了。

其实,芊荨这次出去,是有私心的,以前在现代看那些穿越小说,不是女主都喜欢到开花楼吗?

既然如此,自己也不妨尝试一下,又有何不可?

顺便,在那里建情报根据地,毕竟,那的人形形色色。

报是极多的,所谓局势,必定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再挖几个潜-力-股,建杀手组织。

只消一会儿,萱儿就回来了,芊荨早已蒙上了面纱,换上了一身白衣。

毕竟古代的规矩还是知道的,虽说这个大陆不似中国历史一般,没有用颜色划分身份,但是穿白衣的人,却是着实不多,一是守丧之时,二是难民,三是隐士。

芊荨容貌隐约看见,定是个绝色佳人,加上她的好身材,再配上那一袭的白衣,宛若九天仙女下凡。

哪怕是以往古人认为最卑贱的白衣,也穿出了不一样的风采。

直叫同是女儿身的萱儿也看丢了魂,芊荨对正在发呆的萱儿无奈道:“行了,别看了,你自己长得也不错啊,快和我出去吧,我都在家里死了!”

说着,还撇了撇嘴,煞是郁闷。

芊荨和萱儿拿着几万两银票后门偷偷溜出去,来到了热闹的大街。

这可把一直闷在丞相府的萱儿乐了,左瞧瞧,右看看。

搞得芊荨以为她是第一次上街一样。

芊荨只好把萱儿拉到身边,埋怨道:“萱儿,你没在京城里转过吗?怎么比我还陌生?为了考考你,有没有资格跟着我,就问你,知道在哪吗?”

萱儿当即就不乐意了,嘟囔着说:“小姐,你可别瞧不起人,萱儿可是很熟的。只是很久没出来罢了。一时新鲜而已嘛!是吗?萱儿当然知道在哪,萱儿这就带你去,不过说好了,你可不准靠近那里。”

芊荨心道:呵呵,萱儿真是单纯,这样子虽然省了我不少功夫,但是我的身边危险重重,回去后可要好好训练,毕竟是要跟在我身边的人。

单纯的萱儿也没多想什么,反而带着芊荨在转了好几圈。

这期间,一直有n只眼睛在盯着芊荨看。

直到看见芊荨在一家地段不错,但是生意冷清,名字恶俗的花楼门前停了下来。

萱儿看见芊荨停下了脚步,于是自己也停了下来,萱儿一‘字’一‘顿的念道,样子很是“单蠢”。

直到这时,萱儿才反应过来,问道:“小姐,你来这干什么?这是花楼啊!不该是你这种千金小姐来的地方?”

芊荨反问道:“何谓该来?何谓不该来?”

然后便不在多说什么,而是在众人(包括路人甲乙丙丁)的注视下,走进了。

这一举动,着实是把一旁的萱儿吓坏了:天啊,要是让老爷夫人知道小姐不但偷溜出府,而且还进了这等地方,自己还未加阻拦,反而带路,自己十条命也不够啊。

萱儿急忙喊道:“小姐,你到这等地方干什么?要是让老爷夫人知道,那还了得?”

芊荨确是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像是根本没听到一样。

(芊荨:其实我在想,这个女的真的只有17吗?明明堪比80岁大妈嘛!)

---------------------------------------------------------------------------------------------

嗯,因为我真的不确定你们是否还记得这篇文,这算是我真正的第一次写文吧,没有写完看,总归是个遗憾,当时因为地生会考加中考连接在一起,迫不得已停下了,后来想继续写的时候,发现你们还是能看到文,但是我却不可以写了。

只好新开了一个作者号重新发一次= =

看过的可以再看一遍,情节都改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