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尖儿都挺立起来了

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

情窦初开的少女,碰上陈平安这种个中老手,无疑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陈平安凭借自身的名气和影响力,通过那一吻打开了少女的心扉,也让十三岁的林心茹品尝到初恋的甜蜜以及初吻的滋味。

送她回家的路上,在林心茹的要求下,陈平安在她身上留下了七八个印记,都是在她那诱人的小嘴上。她乐此不疲的依偎在陈平安怀里,不依不饶的索吻。

“好啦,你到家了。”陈平安把手从林心茹的小屁屁和胸前移开,“今晚的事不许跟别人说哦。”

“那你在印一下。”

“小馋猫。”

陈平安笑着又在她小嘴上亲了亲:“快回家吧,小心你妈咪担心。”

“安哥,我爱你,你爱我吗?”林心茹搂着陈平安的脖子,撒娇的问道。

“当然爱了。你现在是小美人,长大了是大美人,我都好爱你的。”

“那你记得一定要来找我……哎呀,我还没有跟你合影呢!”

“这样吧,明后天找个时间我来接你,带你出去玩,到时候在合影好不好?”

“那我等着你,你说话要算数哦。”

“要不我们拉钩?”

林心茹想了想,羞涩笑道:“不要拉钩,再印一下好啦。”

这一次,印的时间比较长,因为陈平安把手伸进了林心茹的衣服里,抚摸着她嫩滑细腻的肌肤,以及羞人的地方。

林心茹又一次体会到更加奇怪的滋味,经过起初的紧张,身体紧绷,到后来体内那种热热的感觉,恨不得钻进陈平安身体里,再到后来就是痉挛,脸色潮红娇躯轻颤,不停的娇吟着。

这下不能着急让林心茹回家了。脸上红晕未退,万一被她妈妈看出端倪怎么办?

有在车里耳语轻柔的场面片刻,甜言蜜语红哄得林心茹就像个幸福的小公主,依恋在他身边不愿离开。

半个小时后。林心茹这才下车回家,看着她上楼,直至她卧室的灯光亮起,小脑袋从窗户里探出来,不停挥舞着小手。陈平安才让司机开车,送自己回小公寓。

这次他来台湾后,虽然在圆山大饭店订的有房间,但很少回去住。不是住在赵雅之的别墅陪伴他们母子,就是在伊能婧的高档公寓里和伊能婧、林以眞两人恩爱缠绵。

现在带徐若萱去的小公寓,是他最早在台湾买下给伊能婧和林以眞住的。随着两人这几年名气越来越大,人气越来越高,两人都各自新买了公寓,那间小公寓就空下了,偶尔陈平安来台湾后。三人会在那里追寻当年的回忆。

一路上,徐若萱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陈平安跟她说话她不理,拉她小手被她躲开,想要楼她还被她挣脱。后来陈平安干脆闭目养神什么都不说,很么都不做。

宾利在公寓楼下停稳,陈平安睁开眼,跟司机约好明天的时间,开门下车:“你跟我上去吗?”

徐若萱没有搭腔,不过陈平安上楼的时候。她还是跟在后面,但依旧一言不发。

坐在沙发上,看着撅起小嘴的徐若萱,陈平安问道:“不开心了?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可要走喽。”

“你走吧你走吧!”徐若萱终于爆发了,“去找林心茹好啦,反正你现在只爱她都不爱我了,你还理我做什么!”

“吃醋了啊?”陈平安伸手把徐若萱拉到怀里,“谁说我不爱你了?”

“本来就是嘛!在车上你只顾着跟她亲亲,都不理我……”委屈的泪水如出闸的洪水。宣泄而出,徐若萱哭成了泪人,“以后你只疼爱她,不要我了……”

“哈哈哈哈,你这小丫头,谁说我不要你?要不然我干嘛带你回来?”

陈平安笑着,也不再解释,抱着徐若萱站起来,走进卧室,把她丢在床上,然后扑了上去:“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我爱不爱你。”

……

次日,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徐若萱已经醒了。

她蜷缩在陈平安怀中,眷恋的看着他,轻轻抚摸着陈平安的脸庞,胸膛,脸上泛起幸福的笑容。

昨晚的狂风暴雨,陈平安用实际行动向她表明,自己还是很疼爱她,并且在风雨停歇之后,搂着她说了一大堆甜言蜜语,她心里总算雨过天晴艳阳高照。

看着陈平安熟睡的模样,徐若萱想了想,俏皮的笑了,抻着脖子凑上去,亲吻陈平安的嘴唇,小香舌调皮的撬开陈平安的嘴唇伸了进去,结果被陈平安含住用力吸允。

“唔……”

有点疼,徐若萱想缩回舌头,可是陈平安吸允的很用力;她又怕弄醒陈平安,所以不敢挣扎,只能苦苦忍受。直至她发觉,自己的后背和大腿上多了一双不老实的打手,她才发现陈平安已经醒了。

“唔……”好容易挣脱出来,徐若萱娇嗔道:“哦,你是故意的!”

“谁让你偷亲我的?”

“我没有……我就是也想在你身上留个印记,以后你就不会不要我了。”

单纯近乎天真的话语,陈平安感受到徐若萱对自己的依恋,把她搂到怀里:“你现在的名字都是我起的,你全身上下也都是我的,以后,不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小宝贝,记住了吗?”

“嗯。”徐若萱开心的点点头,很用力,“我也要你印一下。”

“我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迹还少吗?”陈平安坏笑着,亲吻着徐若萱,嘴唇,脸颊,耳垂,玉颈,椒乳……吻得徐若萱娇喘吁吁抱住他的头,摁在自己胸前。

“老公,我想要你……”

圣诞夜上映的《星愿》,在台湾引起观影狂潮。这是近一年来,台湾观众首次在本土影院,看到陈平安执导的电影。感人的爱情片,最是适合在圣诞节观看,上映以来票房高举榜首,把同档期上映的电影都甩在身后。

可惜圣诞夜何朝琼发起的“寻找陈平安”活动最终以失败告终,没有人找到陈平安。以至于都有人怀疑,陈平安当晚是否有在戏院出现过。

陈平安接受华视采访时,笑着表示自己当晚有看电影,就在西门町的一家电影院。只不过当时许多观众把另一个人误认成他,所以他才能顺利离开。

圣诞节过后,陈平安并未着急离开,一直留在台湾。

期间他去了趟绿岛监狱,见到了传闻中的鸭霸子。

有趣的是。两人谁都没说话,隔着玻璃相互凝视。最后鸭霸子先笑了,冲他挥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

陈平安去探视鸭霸子,并没有隐瞒记者,被台湾记者报道出来,媒体上再次掀起他是鸭霸子私生子的传闻。

对此他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任何记者就这个话题对他进行采访的时候,他都不予回答。使得传闻甚嚣尘上。愈演愈烈。

这几天白天,他没少陪林心茹,留下了不知多少印记。林心茹滑嫩的小娇躯上,都留下他的痕迹,不过他一直没有突破最后一步,因为林心茹还小。

林心茹倒是不反对,甚至有次又和徐若萱置气的时候,听到徐若萱说陪陈平安睡觉,她主动要求也陪陈平安睡觉,和徐若萱享有同等待遇。被陈平安在小屁屁上打了两巴掌,林心茹委屈的都哭了。

日子过得很逍遥,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是看报纸上报道的有关黑马国际各公司取得的进展。身边不缺美女。生活滋润,弄得他都有点想要提前退休,享受这种优哉游哉生活了。

“轰!”

12月31日,89年的最后一天,台北市发生了一件大事——晚上十一点,市中心某茶餐厅发生一起严重的爆炸案。据悉当时有高层人士正在酒楼吃宵夜,“不幸”身亡。

此事引起台湾警方高度注意,封锁交通要道港口码头,全岛搜捕嫌疑人。

消息传到陈平安耳中时,他正带着徐若萱和林心茹在日月潭游玩。

玩了一天回到酒店,林心茹在洗澡,他和徐若萱洗过鸳鸯浴,正在阳台温存,接到了一个电话。

“少爷,是我。”

“嗯。”

“事情已办妥。”

“查验过了?”

“收货人去看过,当场死亡。”

“好,我知道了。他呢?”

“跑路,已经安排好了,偷渡去南美。”

“辛苦你们了。”

谁也想象不到简短对话中代表的含义。

与此同时,某废弃码头,一个光头背着加单行囊于夜色疾步而行,登上停靠在码头上的快艇,消失在夜色中……

挂断电话的陈平安,难掩心中兴奋,拉过徐若萱一番痛吻,不等她完全湿润,就粗鲁的进入她体内。

“老公你轻点,疼。”

“小宝贝,忍一忍,老公今晚高兴!”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多了,黑马娱乐帝国已经矗立在亚洲巅峰,并且在美国亦有不小的影响力,在国际上享有盛名。但这些,跟他今晚受到的消息相比,在他心中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虽然不能说这件事一定能够改变未来历史走向,但至少是个意义非凡的成功,他也扫除了虎视在侧的最大敌人。

至于其他的……摆脱,他只是个拍电影的,做了这么多还不够吗?

“我洗完澡啦!”

林心茹穿着浴袍跳出来,头发还没擦干,就看到陈平安把徐若萱抱在腰间,不停抽动着。“呀,你们羞不羞啊,人家还在呢!”

陈平安笑着走过去,左手托住腰间的徐若萱,右手把林心茹搂过来,也是一番痛吻。

“你不是说要跟小萱萱享受同样待遇吗?那就今晚好了……”

1989年的最后一晚,陈平安因兴奋过度,再次突破下限,未满十四岁的林心茹“惨遭毒手”,喜欢萝莉的大叔本性彻底爆发。

同样是因为兴奋过度,战斗力和持久力格外勇猛,两个小萝莉不堪挞伐纷纷投降,团结起来在徐若萱带领下用小嘴展开自救式反击。

靠在床头享受着糜烂生活的陈平安心情大好,从明天开始就是新的一年,而今晚横亘在他心头的那根刺终于被拔除,甚至有可能改变历史……或许只是小小的改变。

遥想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几年里,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像过电影般在脑海中闪过,他非常满足,也有些自得。

明天就要进入九十年代,娱乐圈还会经历更多的变化,黑马国际也需要推陈出新,不是要跟上时代潮流,而是要引领整个时代潮流!

下个年代娱乐圈的领军人物,他也正在收集中。

看着两个小脑袋头碰头的努力着,想起那个还在多伦多上学的小妖精,陈平安得意的笑了。

不要说下个年代,哪怕进入新世纪,黑马国际同样也会屹立于世界之巅!

“哦,小如如,不许用你的小虎牙咬……哦,你还咬,我受不了了……”(全书完)(未完待续。)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