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喜欢你就会想睡你

“不要!”

苏砚大吼一声,刚要前冲,就被鹿容拦住。首发地址、反着念 ↘网文中奇比↙

“你疯了!你打不过她!”鹿容急道。

“你放开我!”苏砚突然对鹿容发起了火,“上次你就没有救小童,这次竟然眼睁睁看着顾若昀去死,你就是冷血的混蛋!”

说着,苏砚抖开了鹿容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冲向顾若昀的尸体。

萧锦瑟的全身都被乳白色的光晕笼罩着,她眼角瞥见鹿容和苏砚有所动作,轻轻一挥手,狂风大作,苏砚一介凡人,立刻被吹翻在地。

萧锦瑟冷声提醒道:“你们最好不要乱动,若是打扰到我,你们就会同时失去两个朋友。”

鹿容也跟了上来,按住挣扎起身的苏砚道:“等等,你想让顾若昀白死吗?”

只听萧锦瑟嘴里念着古怪的口诀,双手掐印,鼻尖上点点汗珠隐现,显然这件事于她而言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点点星光从顾若昀的尸身上飘了出来,与此同时,萧锦瑟的天灵盖上也冒出几缕青烟,青烟与星光在空中交汇于一处,逐渐凝成一个模糊的人形。

“要成功了……”鹿容目不转睛地盯着空中那个模糊的人形轮廓。

整个渡魂过程似缓实快,约莫三分钟的光景,空中的人形轮廓五官都已经变得清晰,赫然是和萧锦瑟一样的脸。

林嘉怡。

林嘉怡似乎有些茫然,她先是看了看四周,随后就看见了面前对着自己微笑的萧锦瑟。

这个占据了自己身体的妖。

萧锦瑟说道:“人类真是有意思,那个男人,竟然会为了让你再入轮回,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如果没有变成“鬼”,普通人的魂魄是不可以讲话的。投胎之前,它们虽可以保持生前的相貌和记忆,但也仅此而已了。

不能听,不能说,不能做,只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察着周围的世界。

小怡倒是很适应,反正自己生前就是一个聋哑人,魂魄的状态也和生前没什么两样。

魂魄刚刚聚合,小怡的意识还有些迷糊。她的神魂在肉身之内,和萧锦瑟共享记忆,当她把记忆的碎片逐渐理清之后,才清楚地知道,面前的萧锦瑟是自己的仇人。

她无声地嘶吼着,地上顾若昀的尸体在逐渐变冷,她却连为他流一滴泪都做不到。

萧锦瑟无意再和小怡纠缠,对于她来说,顾若昀和小怡,都只不过是她千年来寻人路上,无数死去的人中平淡无奇的两个。

帮小怡渡魂,可并非是萧锦瑟好心,只是她希望得到顾若昀的拒绝。

那种口口声声说“爱”,却在面临生死时露出丑态的样子,人的这种劣根性,是萧锦瑟乐于看见的,但顾若昀却让她失望了。

不过也没关系,现在的状况同样是很精彩的戏码,萧锦瑟没有兴趣食言。

“现在是我们的时间,”萧锦瑟转向鹿容和苏砚,“只要杀了你们,画自然会回到我手里。”

鹿容将苏砚挡在后面,朗声道:“你对萧生的执着,让你千年来都在作茧自缚,活得太过自我。我建议你,有时间还是多和人类接触一下,这样你才会更理解,人类是怎样神奇的物种。”

萧锦瑟面色阴沉道:“多谢忠告,不过你现在应该担心你自己的性命,而不是担心我。”

“真的吗?”鹿容突然笑了起来,“一切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忘了说,刚才的建议,是下辈子的你!”

“!”

萧锦瑟猛然回头,只见小怡的魂魄迎面撞了上来,竟然撞进了萧锦瑟的身体里!

砰!

萧锦瑟再不能保持在空中悬浮的状态,直直坠地,发出一声闷响。她的面容有些狰狞,眼关紧咬,像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成功了!”鹿容说道。

苏砚问鹿容道:“什么成功了?你早就预料到现在的情况了?”

“不,萧锦瑟提出渡魂时才想到的。”鹿容说着,用刀将手掌上本来已经止血的伤口再次拉开,用力握手一挤,然后将血抹在了双手上,让双手成了“血手”。

鹿容刚要上前,被苏砚拉住问道:“萧锦瑟怎么了?告诉我!”

鹿容看了看萧锦瑟的状态,那痛苦的模样似乎并不会持续很久,他有些焦急地说道:“时间无多,回头再跟你解释!”

说着,鹿容挣开苏砚,来到萧锦瑟面前。

萧锦瑟缓缓抬头,见鹿容双手都是血的站在自己面前,从牙关里往外蹦字道:“你……不能把我怎么样……”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鹿容撇嘴道。

一双血手急速伸出,左手捏住了萧锦瑟的肩膀,右手按住了萧锦瑟的胸膛!

“啊——”

萧锦瑟发出尖锐刺耳的尖叫声,其凄厉犹如鬼哭狼嚎。

在苏砚惊讶的眼神中,鹿容右手箕张,一个迷蒙的光团被他从萧锦瑟的身体里缓缓吸了出来。

那光团仍兀自在挣扎,但鹿容的血手力量更强,鹿容将光团抓在手里,猛地一拉!

尖叫声戛然而止,萧锦瑟的身体一软,倒在鹿容怀里。

鹿容有些怅然地看着怀中昏睡的女子,再看向手中的光团。光团有篮球大小,里面似乎是空心的,一只金红两色花纹的蝴蝶在光团中飞来转去,却始终飞不出光团的束缚。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砚来到鹿容身边,鹿容示意苏砚将萧锦瑟接过去,自己对光团说道:“抱歉,你是妖,我是驱魔人,我做不到。”

“你在说什么?”苏砚奇怪地问。

鹿容看了他一眼,对光团说道:“让他也听见吧。”

苏砚刚要再问,一个没听过的女人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是我天真了,我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你们,你不放过我,也是应该的。”

鹿容说道:“你倒是看得很开,我遇见过一些家伙,空活了那么久,却没有你这样的觉悟。”

“有什么看不开的呢?”女人的声音有些自嘲的意味,“一千年的时间,就是再愚笨的人,也不会没有点领悟。我做过很多坏事,也杀过几个比我弱的驱魔人。当我遇到比我强的驱魔人时,死在他手上,我并不意外,也理所应当。这一天总会到来,只是时间早晚。”

那声音叹了一口气道:“我只是遗憾,再无法寻萧生叙旧。”

鹿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在你魂飞魄散之前,就当是我敬佩你千年的执着,我告诉你萧生现在在哪儿。”

苏砚诧异地看着鹿容,鹿容却像是没看见似的,左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开!”

鹿容猛地闭眼再睁,看着前方的眼睛里似乎看到了万千世界。

良久,鹿容目光收回,对光团道:“这辈子,他是一个普通中年男人,住在沿海城市,以捕鱼为生。离过婚,二婚的老婆很爱他,有两子一女,父母健在,阖家幸福。”

鹿容又闭上眼睛,似乎再回想刚才看到的东西:“和你的萧生不太一样的是,他没上过学,不识字,想来是不会背诗的。”

“是吗?”那声音里似乎有些释然,又有些疲倦,“转世便不再是同一个人了,对吧?”

鹿容没有回答,那声音仍兀自说着:“谢谢你了,也算是了结一段因果。对了,你是驱魔鹿家的人吧?这是我第二次被鹿家的人抓住了。”

此言一出,鹿容眉头一动,他嘴唇动了动,又紧紧合上,随后不动声色地道:“上次是什么时候?”

声音回答道:“很久以前了,人们称他为‘鹿道人’。传说,鹿道人炼了三枚神丹,吃了此丹,便有降妖除魔之力。说起来可笑,我是鹿道人吃了神丹之后遇见的第一只妖。鹿道人身负神丹之力,可以肉身制服一切凶鬼恶灵。你们鹿家人的血液里,都有这种神丹的力量。”

鹿容看似随意地说道:“你说的这些,都是我们家的人早就知道的。”

“也对,鹿道人的故事,你肯定比我要清楚,是我多话了。”那声音吃吃笑了起来。

“心愿已了,你安心地上路吧!”鹿容说着,手中缓缓加力。

光团在鹿容右手的挤压下,逐渐变形,濒临崩溃的边缘。

那声音没有出现丝毫慌张与焦急,声线仍是那样的平稳:“苏砚,鹿容,替我给那个女孩说声对不起。顾若昀是真心爱她的,我却杀了他。”

“我会的。”鹿容点头。

啪!

像是脆弱的肥皂泡一样,光团轻声炸裂。远空之中已经泛起鱼肚白,微薄的光线在光团的残骸中反复折射,在鹿容和苏砚的脸上闪烁着五彩的光辉。

两人仿佛都看见,一只蝴蝶破茧而出,缓缓飞向更高的天际。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