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抱着我那里顶着我

佛音萦绕,让人很快便忘却周围斑斓之境。血液肆意而欢快,永无止境的玄明之气如决堤之水源源不断。胀痛起于微小,但它逐渐变大。当不可控的警钟响起之时,天色已晚,黑暗已无情来临。

冥想中的林凡豁然睁开双眼,他的血脉本就比常人要粗壮的多,这也间接导致他对自身承受力的盲目认知。体脉再非同寻常,他也是个人。人的承受力是有限的,但七色晶石蕴含的玄明之气却达到了无限。这座晶石洞**是最古老的龙**之一,是经过亿万年累积而成。林凡这样毫无节制的吸收下去,不将身体撑爆才怪。

他不断告诉自己,不能沉睡下去。一旦沉睡成为了现实,很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但越是这样告诫自己,潜伏在灵魂深处的梦幻因子却愈发蠢蠢欲动。回荡在耳际的木鱼佛音,竟在这时急转而下,幻化成诱人入魔的萎靡吟唱。阿洛碧哈的嘶吼不再凄寒可怖,而是亲切非常。

或许这样睡下去,就能解脱了吧?!

璨若星辰的眸子在黑红之间不断转换,那是入魔的终极信号。一头银白长发,此刻却根根充血,仿佛那才是它们本来的色泽。这就是我的宿命人生吗?在失去意识之前,林凡这样对着灵魂发问。

那些已经死去或者远离的人,记忆里曾经最亲最爱的人,会否为自己哭泣失望?人们口口声声说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却在真正抉择之时,忽然变做另一个自己。得到的欢愉失去的悲伤在那一刻被无限放大,他会认真的回想自己。凡人一生几十光景,修真不过区区百年。却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生,英雄枭雄还是狗熊,在临终一刻,都会问自己一个问题,我这一生,是否过的值得?有无遗憾?下世轮回投胎,做人还是其他?

唏嘘感叹产生的回光返照,映射出真正的自己。

林凡的感觉却很奇怪,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只是这次和前几次都不一样,前几次的发生,无不是因着自己实力不济,被对手压制捆缚。这次却因为自己一时迟钝,令那佛音变做了魔音。

这样死了,可真够窝囊的。

他这样想,却束手无策。只能麻木的觉察到体内不断沸腾的血脉,而寻不到出路。

“笨蛋!”

声音冷漠却带着淡淡喝责,就要消亡的意识陡然回转,林凡吓了老大一跳,他口不能言,只能在心中叫道:“前辈,是你吗?”这时的林凡,对自己的身体,完全失去了知觉。

“那些神器跟了你,真是瞎了眼。”红衣女子表现的更加刻薄和无情,“身怀异宝却不加善用,和废品有何区别?你这个人真是块朽木,你不会用就不会将它们送给有用之人?修道修道,我看你修的就是狗屁之道。”她骂起来没完没了,林凡刚刚回转过来的意识又开始迷离。

红衣女子又嘟囔了几句,却在结尾处柳暗花明:“臭小子,你的炼神鼎可不只会炼仙灭神,还能替你储存体内多余的气息。你试着将它想象成自己血脉中的第二个丹田,以意驭气,将那些快把你撑爆的玄明气纳入其中。”

第二丹田,以意驭气?!

红衣女子每说一个字,林凡就精神一分。这次虽然错误的估计了自己血脉的容量,却真的逼出了他的潜能。红衣女子听上去对前世遇见的那个人恨之入骨,却也相思入骨。正是那种渗入骨髓经脉,揉进血肉的情爱之毒,令她最终还是不忍林凡死在自己面前。林凡心中感激,对方是在点化自己。他也瞬间明白了,无论多强大的人,都会经历一个生死劫。当他们遇到预感到劫难将至之时,明明可以挥剑断情,拯救自己,却在最关键的时刻,选择画地为牢。

而在画地为牢之时,也将孤独画了进去。

那便是修真者所谓的道,明明深情万丈,却要强行将自己冰封千里,然后在凄冷无情的世界里,孤独前行。

洞**之中回荡着女子凄厉癫狂的怪笑,林凡却宁愿她在哭。哭在这个时候,并不是件可耻之事。他不知道这红衣女子在这座用七彩水晶石堆成的洞**里,寂寞了多少年,但他却知道,今日之后,自己怕是真的再也没机会,与她见上一面。这种比大地厚重、比江水柔韧的情怀,注定会化尽尘风,不知所踪。

但他也无能为力。他自始至终都未将自己当成那个人,他也从不认为自己是那个人。转世重生?纯属扯淡。

炼神鼎静静伫立在丹田气海之上,无处安放的狂暴气息终于找到容身之所,化成一条滚滚江河涌入其中。林凡操纵着这一切的发生,眼中的红芒渐渐隐去。他缓缓闭上双眼,感受着红衣女子的慢慢、最终无痕的气息,心中却无半分哀伤。离开的确会很艰难,但只要迈出了那最艰难的一步,接下来的路便会越走越宽。

他到现在也不知道红衣女子的姓名,但他坚信,那个去向远方的女子,一定会寻到属于自己,真正的红裳。

所以,这是件值得庆贺的事。

炼神鼎在超负荷的运转,林凡忽的生出一个奇怪的念想,这家伙会不会也和自己一样给撑爆了?念头刚起,立刻传来十大神器中唯一有拥有灵识者‘时空门’的无情嘲笑:“小子,你知道什么叫做神器吗?我们可都是与日月同齐,与天地同寿的存在,一个龙**蕴含的能量远远填不饱我们的肚子。”

林凡心头微惊,却不是为了‘时空门’对神器神一样的解释,而是它解释时所用的词汇,那个简单却费解的词汇-‘我们’。却在这时,听见轰隆的坍塌之声。那是龙**能量枯竭的表现。不断有七色水晶石自斑斓的石壁中剥离而出,无声坠落。但它们已不复原来的流光溢彩,只变作了普通水晶。

当一切归于平静之后,无垠的星空用一种饱满的姿态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林凡用神识扫视了炼神鼎一番,却未发现任何异常之处。只是比平常看上去亮了许多。他很快平复了心情,望向郁葱千里的菩提山脉。

月半弯,上了弦。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jj.5ccc.net/scripts/new/foottop.js"></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