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一秒记住【文学楼】,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时,车子己完全停入停车格,司机尚未熄灭引擎,一名西装笔挺、戴着墨镜、模样像是保全人员的男人己过来帮她开车门,冷冷地说:“向小姐吗?请跟我来,老板在楼上等你。”

向茉婉打了一个寒颤,心脏跳得飞快,模模糊糊中竟有一种感觉,彷佛自己是献祭的祭品,正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那名外型冷酷的男人领着向茉婉上楼,穿过偌大的起居室,在一扇雕刻精致的桧木门前停下,他示意跟在身后的向茉婉稍等,随即抬起手敲了敲门。

“进来。”房间内顿时传出低沉的嗓音。

听着有些熟悉而又独特的音调,向茉婉心中不禁一震,纤细的颈后微微泛起麻意……

艾拉刚刚让人原车送了回去,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不能退缩,不能后悔,她一定可以做到的!想想那一百万,有了那笔钱,很多事都可以迎刃而解,她一定可以做到,她没有退路可走……

向茉婉暗自深呼吸,那扇门在眼前开启了,领着她前来的酷男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向茉婉下意识移动脚步,缓缓踱入,房门随即在她身后关起。

这是一间十分宽敞的房间,房间没有开灯,只要有一扇落地窗墙,适才开口要她进来的男人正背对着她,面对着落地窗外的夜景。

“过来。”男人简洁地说,有股不容拒绝的力量。

向茉婉两手紧握着,往前跨出几步,发现男人正瞬也不瞬地打量着她映在落地窗上的身影。

因为看不清男人的面貌,向茉婉被那样强大的气场压得大气也不敢喘,一时之间,竟觉得自己像是掉进陷阱、被夺去行动能力的小动物,只能成为恶兽嘴下的美食。

男人在这时缓缓转过身,轻轻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长腿一迈,来到她的面前。

向茉婉这才发现,男人竟然带着一面猎鹰的面具,那通过面具的空隙,只感觉到男人眼神是无比的锐利与神秘……

“我见过你的照片。”他嘴角轻扯,眼神直勾勾的。“本人比照片好看。”

因为有着面具的修饰,衬托得男人的五官十分立体,看得出来有混血的基因,浓密黑发微髦,眼神深邃,挺直鼻梁下的薄唇好性感,却也渗出几分冷酷感觉。

向茉婉没想到这位神秘的“大老板”竟然这么的年轻,又长得这么英俊,她还以为今晚会见到一名行将近中年或者是脑满肠肥的老头子。

她双颊发热,不知该怎么应付,只讷讷地点头。“谢……谢谢。”

男人俊眉挑了挑,忽然哈哈大笑。

被对方突如其来的笑声怔慑住,向茉婉定定望着他,小脸有些无辜。

接着,笑声渐歇,男人双眼细瞇起来,嘴角弧度变得耐人寻味。“你的确该谢谢我,跳过舞,能赚进一百万,如果你表现得好,说不定不只这个价钱,我自认不是小气的人。”

心湖再次被他的话狠狠震撼,提醒着今晚来到这个地方,为的是什么目的。向茉婉脸蛋苍白,一对美丽眼眸清幽幽的,她深深呼吸忍住那份难堪,逼自己露出一抹笑容。

“我……我也希望老板您能……能喜欢我。”

男人再次牵唇,目光从她的五官往下移动,在她胸脯上逗留了会儿,他的注视彷佛带着热力,像是隔着空气爱抚着她。

“把酒喝了。”他半命令着,将手中酒杯抵在她唇边。

喝些酒或许不错。向茉婉想。

以前她酒量就不佳,灌些酒除了壮壮胆子外,也让接下来要面对的事变得不那么清楚、可怕。

没有任何抗拒,向茉婉张开小嘴,任由男人将杯中约莫五分满的红酒缓缓喂进,喝得涓滴不剩。

灌完半杯酒,男人拿起搁在一旁的酒瓶,再次将杯子倒满。

“再喝,我喜欢看女人醺然欲醉的样子。”他又把酒杯抵近她的嘴唇。

向茉婉听话地张开双唇,定定地望住他深邃有些发蓝的眼瞳,把满杯的红酒缓缓喝进肚子里。

胃好热,胸口也好热,那热度正迅速侵染她的肌肤,让她的眸光变得迷蒙如雾,增添出难以言喻的媚然。【文学楼】

“唔……”一些酒汁从下唇溢了出来,沿着她美好的下巴流下,有的滴在胸前的衣服上,有的则流到喉咙,依着她颈部优雅的线条渗进双乳里。

男人眼神沉了沉,更像是夜黑森林中的猎豹……

“现在,脱衣服,我要好好地看看你!”

男人透过面具炯炯的目光落在向茉婉的身上,与她的目光相锁。一股不寻常的电流,在彼此之间流转着,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

他说什么……向茉婉睁大眼睛。

“怎么,向别人贩卖肉体时,至少也要让人知道,你到底值不值这点钱。”男人冷笑,“女人,你不是要给我跳脱衣舞吗?好,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值不值一百万。”

向茉婉心中正犹豫着……

赤身倮体的站在这个男人面前,会让她更加毫无抵抗的能力,她不知道后果会怎样,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否会伤害她。

“您非要这么羞辱我?”向茉婉浑身颤抖。

“差辱你?”男人漠然冷笑出声,“现在送上门来的可是你。一百万,买你一个人,这个价码,我自认还算公平。”

在向萧燃妥协的那一刻,向茉婉就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亦做好被人羞辱的准备,只是万万没料到,这羞辱竟是如此难堪而赤倮裸!

“脱,还是不脱,给我一个答案!”

指甲深深嵌入向茉婉的掌心,想必破皮了吧?一阵阵钻心的刺痛传来,她此生只在一个男人裸露过,就是那个心底自己一直亏欠的男人……

凋洒向一地的月色,如零落的记忆,弦音一泻千里,落无声。思念的帷幔再次被无情的掀起,在岁月深处的漩涡中,却依然篆刻着当初美好的记忆。

可又谁能想到,当年的那个一无是处之人,如今今非昔比,早已经脱变成跺一脚,世界经济就要地动山摇享誉政、商两界的——冷血尊王!

而向茉婉呢?仿佛从天上掉下来般,变成了人人唾弃的——伎女!

“我的时间不多。”

“我脱!”咬了咬牙,为了小爱向茉婉义无反顾地缓缓抬起头,如一只孱弱的飞蛾,扑入他闪着火苗的深邃双眸。“您真的会……会给我钱吗?”

钱……为了钱,她几乎在一瞬间已做好决定!事实上是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她已经走投无路了!

男人深邃的眸子直直盯住她。“一夜,一百万!”凌厉的深绿色眼睛波澜不兴,完全像谈一笔生意。一百万已经是太高的价码,中国最红的公关,出场费也不过几十万!当然,过夜另外计酬。

“我要……两百万!”向茉婉声音颤抖地为她的过夜费讲价,一心专注在数字上,脑子里只剩一片空白。

她除了小爱的五十万元开刀费,她还要偿还他们向氏所拖欠的额外外债。

闻言,男人有些惊呆,眸底深谙,泛着冰绿色的幽暗,冷凝的眸里透出冷冷的轻蔑。“你确定自己值这个价钱?”

她看起来清纯,没想到已经是个中老手,非但懂得拿自己的身体讲价钱,而且贪得无厌!

男人的话问得向茉婉哑口。这句话刚一问完,空气中开始弥散着寒冷的气息,就像在暗夜森林中的迷雾般令人不寒而栗……

她单纯的世界里没有拿自己的身体估价这种事,此刻,她只能怔怔地回望他,清莹的大眼掠过几许茫然……

男人再次皱起眉头,他严厉地问出口:“你磕药了?”他不要一个磕了药、神智不清的女人上他的床!

磕药?

向茉婉茫然地摇头,然后回过神。“我一定要两百万……”只能再一次重复必须的数字,不顾羞耻地拿自己的身体当筹码,和一个陌生男人讨价还价。

男人眯起眼,慢慢地自头到脚打量她。“一百五十万,就这么多!”

唐氏国际集团千亿资产的所有权在他手上,区区几百万甚至算不上是“数目”,他自然没给不起的道理,只是不想给!

她是他花钱买来过夜的女人,既然是花钱买的,就跟做生意一样,他没买贵的道理!

“一百五十万……”向茉婉喃喃念着数字。

除去小爱的医疗费,剩下的她能还债就能还多少吧,现在这笔钱如同救命钱,小爱需要这些钱!至于生活费以及其他,只能慢慢再想办法。

“赚不赚随你。我没心情跟你讲价!”松开几颗衬衫扣子,他走到酒柜前为自己斟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看着他饮酒的侧影,向茉婉柔美的眸子怔忡,慢慢地水雾迷蒙……

她知道,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必须出卖自己的身体,赚到儿子开刀需要的五十万,眼前的男人就是今晚买下她身体的主人。

现实让这种污秽的事变得如此轻易,当一旦她开口了,出卖自己竟然变得很容易……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