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日本漫画大全之无翼乌全彩老师

标签: 日本漫画大全之无翼乌全彩老师   550人已围观

简介泊月湖上,泛舟的人多不胜数,游船在湖面来回穿梭,船上的游客随手把河灯放到湖里点燃灯里的烟花,火光冲天而起,在空中绽放,碎屑从天而下,飘飘洒洒落到湖里。^^^百度%搜索@巫神纪+

泊月湖上,泛舟的人多不胜数,游船在湖面来回穿梭,船上的游客随手把河灯放到湖里点燃灯里的烟花,火光冲天而起,在空中绽放,碎屑从天而下,飘飘洒洒落到湖里。^^^百度%搜索@巫神纪+<a href="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http://w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ww.baishulou.net@</a>" target="_blank">www.baishulou.net@</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秋雪在湖里游来游去,因为变成了狐狸原型,只有白色的脑袋露在水面上,没被别人关注到,不过此刻的秋雪,头上湿漉漉的,烟花的碎屑不停落到自己头上,秋雪一肚子的怨气,边游边嘀咕。

泊月湖中心呈圆形,两边向外蔓延,支流绕着江州城流过一圈又回到中心,湖面积非常大。秋雪在湖里游了半晌,还没把中心湖面游完,最主要的是没见到楚玄殇,秋雪心里骂道:“该死的,早知道我就不接这个苦命的差事,累死本姑娘了,最可恨的是,楚玄殇你跑哪去了?”

秋雪停在湖中心,望着来来往往的船只,没一个是自己要找的人,夜里的湖水越来越冷,秋雪开始发颤,“噗嗤”打了个喷嚏,秋雪直嘀咕,今晚要是生病了,首先饶不了萧羽白。秋雪现在只能拿萧羽白出气,以解心头愤懑。

不知为何,水温还在下降,秋雪冻得发抖,自己也有几百年道行,就算在冬天下水,也能勉强抗寒,为何今天自己特别冷呢?秋雪自己也觉得奇怪,不过也没多想,继续在湖里找楚玄殇。

湖水越来越静谧,虽有不少游客在湖面嬉闹,但湖水显得死一般寂静。秋雪全身浸泡在水里,最先感觉到异样。水温不断下降,水的颜色越来越深,就算在灯火照耀下,也显示不出应有的光泽,水色黑沉如墨,而深深的水底,似有东西在游动,慢慢向上靠近。

“哥哥,你看水下那是什么,好像很巨大的样子,湖里面还有大鱼吗?”湖上传来一个女孩好奇的声音。

秋雪顿时高兴,这个声音自己听过几次,不正是楚妍汐的声音吗?随着女孩话音落下,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更证明秋雪的想法。

“哥哥我也不知道,泊月湖宽大,或许有大鱼也说不一定,小汐这么喜欢鱼,回去哥哥在家里养几条给你。”

秋雪断定是楚玄殇等人,心里骂了好几次,这个该死的楚玄殇,害自己找的好辛苦,秋雪边骂边向楚玄殇方向游去。才游出几米,秋雪赫然停住,水下好重的妖气,正快速向上考来。

“啊,水怪”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湖面顿时陷入片刻的安静,游人纷纷看向大喊的人,片刻后,惊慌的人越来越多。喊声一片。水面也巨浪滔天,几条巨大的触手伸出水面,又重重打了下来,掀起惊涛骇浪,许多游客被掀入水中,巨浪一波又一波,把水里的人卷了下去,哭喊声响成一片,原来的船只支离破碎,只剩下一块块木板飘在水面上。

楚玄殇的船离岸比较近,正向岸边逃跑,不过巨大的触手从船边再度伸出,向楚玄殇的船只重重打来,情急之下,楚玄殇抱起妹妹向船头跑去,水里浪太大,船极度摇晃,才跑几步,楚玄殇一个踉跄倒在船上,逃跑已经来不及,楚玄殇把妹妹护在身下,楚妍汐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惊叫。

眼看巨大的触手就要打下来,离船只有一丈远,楚玄殇能明显看到触手的形状,包裹着甲壳,更像一支螃蟹的脚。这时一个粉色的身影破浪而出,向触手飞了过去,楚玄殇看着身影有些眼熟,猛然想起,这个女孩不正是萧羽白身边的粉衣女子。

“姑娘小心”楚玄殇见秋雪和大怪物比起来差距悬殊,惊呼道。

不料秋雪飞到触手下面,竟然托住了触手,触手下降的速度慢了很多。楚玄殇看准机会,抱起妹妹就跑,楚玄殇虽然是大家公子,但也学过些武功,动作敏捷,抱着楚妍汐在漂浮的木板上跳来跳去。楚玄殇两人才离开一会,只听一声轰鸣,巨大的触手把秋雪打入水中。楚玄殇于心不忍,但眼下形势紧急,大浪再度打来,楚玄殇不敢停留,全力从岸边奔去,湖岸上,楚玄殇的人已在等候。巨浪来势汹汹席卷一切,离楚玄殇越来越近,楚玄殇眼看就要到岸,但大浪更快一步,将楚玄殇两人卷入水中。

“城主”岸的人惊呼起来,其中有人正要下水营救,浪花汹涌翻腾,不断扑上湖岸。让人不敢靠近岸边。

“哗”水面一声轻响,一个湿漉漉的黑影从水里冲出,落到岸上,怀里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

“城主”大家见楚玄殇安然无恙,立刻奔过来,楚玄殇将楚妍汐送到一个中年男人的手中道:“程叔,按计划把小汐送往南疆边界的百里村,日后小汐就托付给您了。”说着跪拜致谢。

程叔和旁边几个人连忙把楚玄殇扶起道:“我们几个的命都是老城主救的,没有楚家,我们兄弟几个十几年前就死了,我们程家兄弟一定拼死保护好小姐。”

楚玄殇欣慰的点点头,刚歇了口气,一股鲜血涌出。

“城主你怎么了,没事吧?”程家兄弟着急道。

楚玄殇摇摇头,缓了一会道:“刚才在水下被怪物的触手打中,受了点伤,那个怪物应该是只螃蟹精,楚某还有事未了,小汐就拜托几位了,等我事情了结,会去找你们的。”说完转身往楚府方向走去。程家兄弟望着楚玄殇的背影,齐跪下致敬。

因为湖中妖兽的关系,泊月湖旁空无一人,江州人心惶惶,楚玄殇走在湖堤上,一个青色的身影不知何时来出现在自己身后道:“这个水怪也在你计划中?”

楚玄殇惨笑道:“要是命数全在我掌握中,我又怎么到这个地步,泊月湖本想借着人多把小汐转走,不料出现水怪,差点丧命。”

楚玄殇低头叹息,看了看水面上,不少修仙悟道的人士正在和水怪搏斗,各色法宝在水面上穿梭,只是这些法宝光彩暗淡,在巨大的妖兽下显得微弱。

“今年来了不少修仙人士,不过看样子都是门派中的青年,道行低微。”玉清望着湖面摇摇头道。

楚玄殇也点点头:“我以为会有修仙门派注意到江州异变,派人前来支援,不料我又失算了,不过今早送去的两个孩子,他们体内的蛊毒应该发作了吧,我们现在去府里,百炼堂主郑仇莫那个老家伙在备受折磨才对。”

楚玄殇和玉清正要离开,忽听湖面上风声刺耳,两股强劲的道法扩散过来,让楚玄殇和玉清心里一震,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白衣倩影正和螃蟹精正面交锋,白影在螃蟹精的八支脚里来回穿梭,身形如狐媚般娇柔艳丽,正是凌月。凌月躲避着螃蟹精的攻击,口念法诀,两只手背上银光大盛,银光向外拉伸,赫然变成一幅银白的利爪,利爪锋利无比,凌月绕到螃蟹精身下,将利爪深深□□螃蟹精的外壳,螃蟹精的外壳坚如铁石,利爪□□几寸,在难向内推进,螃蟹精欲挣脱,使出浑身道行汇集一点,向利爪处冲去,欲把利爪冲出自己身体,凌月只觉螃蟹精体内一股强大的力量冲来,手臂开始发麻,但自己紧咬牙关赫然不动,将螃蟹精的动作减缓很多。

诸修仙悟道人士各自驱动法宝,向螃蟹精的头部猛击,法宝接二连三打在螃蟹精的头上,除了头部躯壳内陷外,其他毫无伤害,诸修仙人士惊骇,有人道:“这么强硬的妖兽,道行绝对在八百年以上,最难办的是它的甲壳,打不动啊。”

这时,天空隐隐有凛冽之气,众人向上望去,有一个黑影浮于月前,黑影旁无数剑气环绕,渐渐形成一个剑阵,黑影立于剑阵中心,手中宝剑极舞,剑气似乎受到驱动,在空中发出光芒,只见黑影大喝一声,手向下一挥,无数剑气像离弦之箭极射螃蟹精而来,剑气在空中慢慢汇合,光芒汇聚成一柄巨大的光剑破空而下,耀眼的光芒包裹了诸人,吞噬了巨大的螃蟹精,只听一声轰鸣,泊月湖水掀起惊涛骇浪,剑芒刺的大家睁不开眼,浪花打湿众人,待光芒散去,湖水趋于平静,水面上漂浮着螃蟹精的残肢,湖心站立着一个黑衣青年,手中宝剑还在争鸣作响。

凌月抖抖身上的水,望着旁边的黑影道:“萧公子的剑术好霸道。”

萧羽白笑道:“过奖,刚才多亏你托住螃蟹精,才让我一击致命,想不到这湖里面还有如此强悍的妖兽,刚才的打斗,你没受伤吧?”

凌月摇摇头道:“我没事。”

萧羽白看了看凌月,全身水淋淋的,除了衣服头发凌乱些,没什么异常,倒是秋雪一直不见踪影便问:“秋雪呢?”

萧羽白话音刚落,水里扑通窜出一个人来,满身湿漉漉的,开口便道:“好你个死小白,只表扬姐姐却把我忘了,要不是我拼死托住螃蟹精的钳子,吸引它注意力,你哪有那么容易得手,害的我被打进水里好几次,差点连命都没了。”

萧羽白看着她湿漉漉的样子挺好笑,谁知一直开朗洒脱的秋雪,这次话语里满是委屈,望着自己狼狈的样子,拍打着身上的水草,眼眶泛红,泪光在眼里打转,此刻是夜晚,看不清秋雪具体神色,但话语里也能听出,这次秋雪真的生气委屈。

“妹妹,你没事吧”凌月见妹妹这样,心疼道。

秋雪只是不答,自顾低着头。萧羽白知道这次真的把秋雪惹生气了,收起笑容,烛龙剑归鞘,踏着水波来到秋雪身前道:“对不起秋雪,以前和你开玩笑习惯了,没想到这次你真的生气了,以后我再也不逗你了,伤到哪里没?”

萧羽白边说边拿下秋雪脸上的杂物,关切的看着秋雪。秋雪见萧羽白纯澈关切的眼光,心中一道暖流流过,刚才的气愤忘却了大半,眼里的泪光也退却了,这时腿上传来一阵疼痛,刚才和螃蟹精打斗时,被螃蟹精打中了腿部,现在腿上火辣辣的痛,秋雪很少受伤,忍不住:“唉哟,好疼。”

萧羽白一听,忙问:“哪受伤了?”

秋雪指指大腿道:“被螃蟹精打中,现在都肿了。”

萧羽白见秋雪受伤,心里顿时愧疚怜惜,一心想着秋雪伤势如何,蹲下身子向秋雪大腿看去,湿衣服紧贴着皮肤,大腿外侧的确肿起一块,萧羽白道:“的确肿了。”说着,手运气法力,抚在秋雪腿上。刚碰到秋雪,秋雪像受惊的小鹿,向后躲了一步,萧羽白顾忌伤势并没想太多道:“受伤还乱跳,你这个性什么时候能改改。”

秋雪见萧羽白一脸着急认真的样子,反被萧羽白的气魄震住,没在躲闪,任凭萧羽白用法力驱散淤血,只是脸上浮起红晕,心砰砰直跳,往日活泼好动的自己,现在却乖乖的站在那一动不动,竟不知所措。

萧羽白一心只顾为秋雪疗伤,秋雪像小鹿一样乖乖愣愣的站在那,两人毫没注意到,旁边一个白色的倩影,默默注视着两人,眼光复杂,似欣喜似忧伤,那双深沉的眼睛,在秋雪身上停留一会,转向专注的萧羽白,看着那个镇定自若的男子,不知为何,眼神如自己苍白的脸色一样毫无活力,一股忧伤在瞳孔深处打转,像一个困在深渊底的人拼命想冲出来,可是又被深深压抑在黑暗深处。

贝齿轻咬着下唇越陷越深,鲜艳的下唇映出一条深深的齿印,齿印处鲜红,红的宛如一点即破。许久忧伤的眼神缓缓收回,刻意偏向一方,耳边稀疏传来秋雪二人的嬉笑声,夜幕下,湖边的灯火被刚才的大浪扑灭,湖上一片漆黑,只有个人的法宝发出微光照亮自己身前,看似星星点点,没人注意到白衣倩影苍白的脸色,衣袖下颤抖的玉手,以及一道夺目的鲜血,沿着手腕,穿过掌心,从玉指尖一点一滴坠入湖面,汇入泊月湖内。

Tags: 日本漫画大全之无翼乌全彩老师  

相关文章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