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肉精华液 校园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初次打劫的好处

生平第一次打劫,伯兮的收获简直可以用暴利来形容。

本来以仙宗弟子的身份,出门不会像散修一样把全部家当带着,但是杞无忧和乐无听不知已在中曲国潜伏了几年,贲云车里各种丹药法宝之多,种类之齐,足以令伯兮叹为观止。

那株不断飘落桃花花瓣的桃树本身就是一株灵木,名七叶桃,每一枝的尖稍上会长出一片叉七片的叶子,每十二年生一叶,生出叶子时这树枝就可以用作法宝,树叶也可以炼丹,只是伯兮眼前这一株不足一甲子,树枝炼的法宝只能供炼气期使用,树叶炼的丹药也属于炼气期的丹药,没有太大价值。

但是一想到四师弟,伯兮便对这七叶桃多看了几眼。

合荒桃木是夺天地造化的异宝灵木,等阶不知比七叶桃高出多少,在灵木中也有“王者”存在,尤其合荒自身诞出木灵,这木灵可不是合荒那怂……得没出息的样子,有木灵的灵木,具备吞噬的能力,要是把七叶桃给合荒,合荒吞噬之后必然有莫大的好处,具体会如何,伯兮此前没有亲眼见过没有十足把握。

七叶桃,被伯兮划分到了四师弟颜棠的名字下。

这贲云车里除了最外最大的厅堂,共七间房,为困住他,放着盘古石的那一间,另外六间各有不同,有两间是寒琼仙阙内堂弟子起居所用,寒琼仙阙的内堂弟子有比太微仙宗外门弟子更优渥的修炼条件,毕竟是长老或者内门弟子的随侍,与落霞宫、栖迟宫那等极难见到内门的比较,多了很多学习的机会,想必日常份例赏赐也会多出很多。

不过这跟着杞无忧和乐无听出门做事的内堂弟子很可怜,伯兮神识不能离体,非得一脚踏进去才知道房间是做什么用的,走进去一看,一间大屋分做十几个小格子,每一个里放着个蒲团,仅仅够转身的大小……

贲云车里除了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伯兮便少了几分紧绷,看到一间间的小格子时眉毛挑了起来,太微仙宗里的杂役居处都比这大了许多,下山办事的弟子更不会有服侍的人跟从,除非是长老们,但跟在长老身边的自然不是仆役的身份,而是内门弟子甚至亲传弟子。

两个内门弟子,就配有十几个随侍同行,何等气派——过去的伯兮和现在的谷风,可都没有什么仆役伺候,按太微仙宗的规矩,他们还得天天到召南身边去侍奉师父。

这寒琼仙阙……真叫伯兮一言难尽。

并非羡慕,而是不能理解,若不能凡事亲力亲为,以眼、耳、口、鼻、舌、身、意去体悟,修炼只存在于气海内,道何在?

那代掌教江朝夕,恐怕是嫌法宝速度过慢,不便第一时间赶到才孤身一人来的。伯兮自己曾经到达过化神初期,知道化神期已具备“闪念”的神通,目光尽头,意动身至,不过化神期的闪念只是看起来像,身体还是需要穿梭而过,并不是真的裂空跨境,炼虚期他不曾到过,召南也没有跟他讲过,故而不知道炼虚期的修者是不是真的能做到意动身至。

江朝夕最后反击抓住澄罡链时,一步跨过了几里的距离,应该就是闪念——至少在伯兮眼里看不出真假。

他甩了一下手腕上的澄罡链,澄罡链只有一尺长,那一头咬着一只敛翅收口的朱雀,就是澄罡锁。他知道怎么解那一头,却不会解手腕上的这头,只要手腕上的解不开,解开另一头根本没用,所以伯兮干脆让澄罡锁跟澄罡链合在一处,一走动就“哗啦哗啦”的响,让他十分无奈。

唯有把右手放到腰后,走动时借衣摆稍微减少一点烦人的声响。

一般修者得到法宝,其主人又不在的,大可以放心地抹消原主的禁制,重做禁制炼化法宝为己用,那不管什么解不解的手法都可以打开了。

而伯兮对此毫无办法,断骨锁魂狱锁住神识,他空有意形境界的神识,无法把神识送出识海哪怕一寸,根本不能进入法宝里做一连串的事情出来,可以说,颜晓棠炼气期的时候就能做的炼化这件事,伯兮一丁点都做不了。

要不是身体难以支撑,随时可能被江朝夕看出破绽,那时伯兮一定会逼着江朝夕把澄罡链解下来。

现在只得听着恼人的铁链擦碰声继续翻捡贲云车。

还有五间房间,不出意料的,杞无忧和乐无听各有一间,乐无听那间伯兮的脚都迈出了,没踏进去又收了回来。

一想起乐无听他就从里到外的不舒服,乐无听贴着他耳廓吹过来的那口气似乎跑了回来,幸亏只有他一个人在,再多一个人该管不住耳朵,又得红过去。

唯一的女弟子留在太微仙宗里没有跟着召南出来,伯兮虽然觉得法宝并不需要分出男女,然而世外的很多法宝就是分了男女,比如衣物、饰品,叫他用他也不会用的,师弟们应该也不必委曲求全到如此地步,所以乐无听的房间不进也罢。

伯兮丝毫不觉得是他自己过于厌恶乐无听的缘故……

到了原本杞无忧房里,伯兮把杞无忧交出来的锦带和青山竹君塔一起放出来,锦带里的林林总总各种物品也取出摆放了满地。

不这样,神识无法进入锦带里的伯兮,根本不知道锦带里有些什么东西。

这么一做,摆放了满地,伯兮的眉梢再次挑了起来——炼制成法宝的衣物、饰品足有近百件,这杞无忧肥得……被四师弟带坏,“肥”这种字眼,伯兮居然会用了。

除了衣物饰品,杞无忧也许将这次外出的任务当做了一次大搜刮,从宝光程度去判断,他的收藏里灵器、法宝,都不少,有器修的,有剑修的,还有符修的,一看便知其中很多杞无忧自己根本用不上,尤其他有了具备器灵的本命法宝,兵器一类再也无需第二件。

不管杞无忧怎么搜刮的,都便宜了伯兮,伯兮大略看过,把灵器法宝拨弄到一边,他炼化不了任何法宝,这些全部给师弟们。

符修的符篆里,有小部分是伯兮认识的,便把这些认识的挑出来放进锦带,其他的也拨到一边算到师父师弟们头上去了。

自己能用的少,给师弟们的多,伯兮不觉得有什么,他能为任何一位师弟舍命相护,哪怕是几乎没有说过话的五师弟徙御。

在伯兮自己认为,谷风也是一样的,能说话的和不能说话的,都是师弟,他没有对任何一个另眼相看。

然而当伯兮看到青山竹君塔的时候,想到的唯有自己和四师弟。

器灵的存在是天地间极不平衡的地方,有的修者认为剑修的剑意是为不公,可却不曾细想,为什么剑修那么多,悟出剑意的剑修却寥若晨星?

一倍的努力,或许换不来一倍的成果,十倍的努力或许只能换来一丁点好处,然而百倍、千倍的努力,却一定可以换来相当的成果,要是还达不到目的,一万倍如何?十万倍如何?

伯兮从小就知道自己不一样,寒琼仙阙将他视若珍宝万般宠溺,犯了大错时才会小小惩戒。他九岁时便可结丹,比之其他灵体修者确实极为不凡,可是那样的程度真的匹配吞月赤髓剑体这排序第一的名头了——不见得,弑神之战前灵体修者没有而今这么少见,只是弑神之战陨落太多,留存下来的典籍稀缺,到底这排序第一的吞月赤髓剑体能够如何逆天,没有人知道。

不过是筑基期圆满,没有结丹的修为,对剑更是只有肤浅的认识,便让九岁时的伯兮面对召南时不屑正眼相看。

那时的自满自傲,伯兮自己都会瞠目。

说是召南去劫来的,但召南没有执意强抢,明知寒琼仙阙随时会有人赶到,却还是给了伯兮一天的时间,让他去想一句话。

“你想成就旁人眼中的登峰造极,还是自己心中的无上剑道?”

这之前,伯兮听到了太多的好话,即使江朝夕为了他的顶撞教训过他一顿,事后却派了好几人来安抚,根本没有人对伯兮说过这样醍醐灌顶一样的话。

召南没有给伯兮选择权,但那时年幼的伯兮却是自愿的,把自己的手塞到了召南手里,从此决定眼前的人就是此生唯一的师父,再也不会有第二个。

从此他知道了努力二字,不分昼夜,无心旁骛,心里只有剑。

将伯兮的凌厉杀伐归结到紫极生灭剑剑诀的无匹,或者吞月赤髓剑体的罕有,对他的努力而言都是种侮辱。

天赋再高,躺在地上的永远只是条虫,就算爬得飞快,最多不过是条无角的蛇。

剑意可以为兵刃,但一把剑对剑修的重要永远不可替代,那是心之所向,道的根本。

伯兮的天吴剑熔铸了七十二种稀有材料,这一把剑相当于整个太微仙宗十年的全部积攒,人人都说天吴极有可能孕育出剑灵,伯兮自己何尝不在意,然而天吴还没有剑灵,他就被关进了十渊牢,天吴剑也将在崩损前永远不见天日。

器灵的诞生,跟剑灵应当是一样的,化主人心血为自身魂魄,开灵识,无中生有,此魂魄唯剑修一人所有。

太微仙宗里有很多剑修,有的剑修前辈悟出剑意百年,本命飞剑却毫无诞生剑灵的动静,有的才是筑基修为,却莫名其妙的养出剑灵来,这样的弟子虽然不多,也有二、三人。

此事跟天赋无关,跟努力无关,全看天意,这才是伯兮眼中的不公。

他一直想弄清楚器灵、剑灵的诞生背后,是否有无关天意的地方,但即使他是召南的亲传大弟子,召南也不会允许他去夺别人的本命法宝、本命飞剑来参习感悟,只有渴望的心情始终没有放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