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

达成目的后,上官染踏着沉稳的步伐离开了深巷。摸着袖口的匕首,腰包里的银针,上官染眼里的笑意不由得更深。

走到热闹的大街,许多小贩都扯大嗓音极力吆喝着,努力将自己的东西卖出去。上官染扫视了四周,目光突然定格在一个做泥人的小拉车上。

“小姐,买个泥人呗很有趣的,你看”

一个小贩将手中的泥巴东捏捏西捏捏,不一会儿,一个活灵活现的卡通版的上官染出现在男子手中。

上官染看着小贩手中的“自己”,惊讶地瞪大眼睛。

“咦这这是我吗上官染的语气中透露出连自己也没有感觉到的惊奇与喜悦。”

上官染接过小贩手中的泥人,看着手中卡通版的“自己”,就连神韵也抓得特别好,栩栩如生。上官染小心翼翼地将泥人捧在手心,像珍宝一般,而自己则像是个得到糖的孩子那般甜蜜与幸福,眼睛里闪烁着比星星还要耀眼的光芒。

她笑了,嘴角挂着微微的笑容,发自肺腑的快乐。也许这民间小玩意在百姓那不足为奇,但对于上官染来说却是弥足珍贵。

一旁的男子将上官染刚才一幕全部收进眼底,然而那一抹浅浅的笑容,那一抹如同昙花一现的笑容竟然让自己心跳空了一拍。

男子的脚步竟然不受自己控制的走进上官染,一道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扬起。

“老板,这个我要了。”

男子一脸淡定的指着上官染手中的泥人。小贩看着前面的两个人左右为难,因为两个所散发出来的逼人气息都无法忽视。

“可是,公子,这个是这位小姐定的。不然我再重新给你做一个”小贩小心翼翼的解释着。

这时,上官染才慢悠悠的抬起头来打量站在自己旁边的男子。男子俊美的容颜。优雅与浑然天成的贵气融为一体。

又是一个惊天动地的美男子。那只千年老狐狸是妖孽中带着刚硬,拥有比女子还要美的外貌,却没有一丝女人的味道;而前方的男子则是优雅中带着霸气。上官染心想。

不一会儿,上官染才意识到自己又想到那只老狐狸了。

“咦我怎么又想到他了我是中邪了吗”上官染一脸疑惑的小声嘀咕到。

远方的惊澜殿内

“阿嚏阿嚏”

落北澈连打了两个喷嚏,慵懒的靠在贵妃椅上,无奈的揉揉鼻子,疑惑的小声嘀咕到。

“谁想我了,害得我连打两个喷嚏。”

唉帅锅,你要不要这么自恋啊

“火,查到血蔷薇的情况没”

“回主上,血蔷薇近几月正极速成长。属下担心”火欲言又止。

“嗯担心什么”

落北澈连眼皮都未抬过,好像事不关己,没有丝毫急躁。

“江湖霸主之争。”六个字,必将掀起一场血腥。

大街上,上官染和陌生男子仍然争吵未绝。

“小姐,我愿意出高十倍的价格卖你手上的这个泥人。”男子的语气是笃定的,不带丝毫犹豫。

上官染理都没有理男子,甩了几个铜钱给小贩,拿着泥人转头就走,动作是那么干脆利落,没有因为男子而有丝毫留恋。

男子微微惊讶上官染的决定是如此干脆,心中疑惑的想,她似乎和落国中的女子不大一样,是在玩欲擒故纵吗

男子脸上的转瞬即逝的疑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势在必得的笑容。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