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黄图

《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在陈志明的歌声中画上了一个句号。 毫无疑问,就在第二天,全世界都被陈志明的那首歌曲以及他的深情告白所震撼。所有的报纸商都把陈志明在《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说出的话做成了头条,这已经不仅是商业的炒作了,而是真真实实如同一颗炸弹在世界中爆炸。

不过震撼归震撼,还是有着许多人支持着他,毕竟陈志明在舞台上所说的并不是指他现在已经有了女朋友,而是思念。毕竟那首《思念》就是最好的解释。

如果陈志明和她的朋友十分相亲相爱的话,也不可能会唱出如此感人肺腑的歌声,浓浓的思念之音也不会令人心神陶醉。

************************************************************

就在世界都在疯狂之时,中国,上海,偏远的一处大街上,一个头戴鸭舌冒,身穿一套不知名的运动服的男子正坐在马路边,一脸神往的望着眼前偶尔匆弛的车辆。如果有人往近一瞧,绝对会大吃一惊,因为眼前人正是消失了数日的陈志明。

而他的眼角,更是流出了几滴某名的泪水,要是别人知道le会坐在一个小马路上哭泣,那一定会跌破众人的眼镜,甚至还会哭着在le面前膜拜,安慰……

自然,陈志明所在的地方不是什么不知名的所在,或许别人不知道,但陈志明永远也不会忘记这里,因为上一世,陈志明就是在这里成长,在这里生活。

原本,这里有他的父母,有他的妹妹,可是现在……

陈志明眼角湿润了,他找了附近所有可能的场所,竟然发现,他的亲身父母竟然不是这里的人,甚至这里都没有出现过他们的身影。

得知这个消息的陈志明彻底的征住了,双目无神的走着,直到了累了才在马路边上坐了下来。

“子欲孝,而亲不在。”

这或许就是陈志明目前的心情写照了。陈志明呆呆的看着周围来往的人群,看着过往的车辆,虽然中国有着自行车王国的称号,而在98年,此时中国已经渐渐展开了她的繁华一角,轿车虽然稀少,但是也算一辆接着一辆,从不间断。路道两旁的行人也是陆续的从陈志明身边走过,陈志明的鸭舌帽虽然吸引他人的眼球,也有着不少的阿婆大爷过来询问,可是都被陈志明的冷漠给吓退了。

冷漠,无比的冷漠。

这是陈志明的眼神,他所望之处,放佛有两道刺人的光线,将询问的人骇走。

“不在了?怎么会不在了呢?”陈志明喃喃的吐着,眼神无比寂寞,落在他人的眼里,都是摇头叹息,暗叹:好好的一个小伙,咋就变成这样了呢?

还有甚者已经开始八卦了陈志明是不是因为失恋才导致他此刻的样子。

总之,在中国,永远都不缺少热闹。

慢慢的,陈志明闭上眼睛,凝闭心神,细细的回忆起从前的种种,想着,陈志明越来越悲伤,整个俊俏的脸庞被悲伤的表情所扭曲着,让人看了都觉得心疼。

听到周围吵闹的声音,陈志明抬起头,发现不知不觉周围已经围起了一圈围观的人群,陈志明害怕身份曝光,低歉了一声,饶过人群,逃似的跑掉了。

夜晚,这座城市中虽然没有后世那般的灯舞飘扬,也没有美国那般繁花似锦,陈志明坐在一个大排档的摊点之上,点了几瓶啤酒,和一些小菜,慢慢的吃了起来。

悲伤了一天,肚子早就空了。虽然对于没有找到亲生父母感到很遗憾,可是陈志明并不相信他们没有存在过,陈志明记得,他小时候就听过父母的谈话,因为有了陈志明,他们才会侨居到此,而目前这个情况来看,他们一定有了什么变故, 而导致他们没有来过这里,陈志明相信他们一定还健在。

啤酒可是陈志明好久没有喝过的饮品了,因为经常要唱歌的缘故,陈志明基本上都不能太过暴饮,甚至可以说滴酒不沾,而现在,放开了约束的陈志明,一杯接着一杯,放佛在喝白开水一样,将眼前的啤酒一瓶瓶的见底。

“小哥,有什么心事啊。”

听到声音,陈志明抬起头,发现说话的是这个大排档的老板,微微笑了笑,陈志明道:“恩,有点。”

“呵呵,借酒消愁啊。”大排档老板爽朗的笑起来,“看你穿着也不像没钱人,再看你脸庞,更是大富大贵之色,你现在难过的样子肯定不是因为钱和女人吧。”

陈志明疑惑的道:“哦,没想到老板算的那么准,你怎么知道?”

“我也40多岁的人了,人生的道路都走过一大半了,看一个人又有何难,依你的长相和穿着,首先就不可能因为女人而悲伤,我相信小哥你一定有很多追求你的人吧。”

陈志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答话,继续喝着眼前的啤酒。

大排档老板还待继续说下去,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插了进来。

“爸,我放学了,要帮手吗?”

“女儿啊,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晚啊。”大排档老板一看,竟然是自己上高中的女儿回来了,脸上顿时露出高兴之色:“ 不用了,不用了,饿了吗?爸给你烧点吃的。”

“呵呵,爸,别,我自己来,要知道女儿跟了您老那么多年,可不是白过的。”

“呵呵…………”

听着这对父女谈话,陈志明又想起了上一世,眼眶再一次的不知不觉流出了两条小溪。

“爸,他?”少女忽然闻听抽吸的声音,顿时望去,发现一个头戴鸭舌帽的青年竟然头枕双臂,埋着头哭泣了起来。

“哎,别问了, 别人的事情我们就别管了。”大排档老板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可是爸,他。”

“咚。”

少女正待说下去,忽然闻听一声巨响,转头望去,陈志明已经倒在了地上不醒人事,桌上的酒菜都打翻在陈志明的周围,一地的啤酒流淌在陈志明的脸下,啤酒慢慢浸湿了他的脸额。

“这小哥,哎”见此情形,大排档老板并没有显得有多生气,相反又是一叹,道不尽的沧桑之音。

“爸,我扶他进去了。”

少女说完慢慢走到陈志明的身前,慢慢的将陈志明拉扯了起来,行动看样子颇为数量。

事实上作为夜晚大排档,这对父女看到这样的情况可是非常多的,两人一左一右的将陈志明牵进了一处客房中,看着周围的装饰,简单明了,似乎就是为像陈志明这样醉酒的人士所准备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