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男人将机机桶女人30分钟

标签: 男人将机机桶女人30分钟   272人已围观

简介夜凉如水,犹如泼墨般沉重的盖下,天边一丝光亮也没有,整个魔教一片肃静。楚映雪独坐烛旁,橘红色的火苗跳跃着,一明一暗地在他脸上变换着颜色,将他已然消瘦的脸映的更加清减。已是深夜,

夜凉如水,犹如泼墨般沉重的盖下,天边一丝光亮也没有,整个魔教一片肃静。

楚映雪独坐烛旁,橘红色的火苗跳跃着,一明一暗地在他脸上变换着颜色,将他已然消瘦的脸映的更加清减。

已是深夜,他尚未更衣,一旁的窗户大开,远处正对着窗户的,乃是魔教少教主徐庭知的寝间,今夜过后,待明日徐庭知登上教主之位,便将搬离的更远了。

突然,远处的烛光熄灭,原本端坐的楚映雪倏然站起,站在窗边紧紧盯着徐庭知所在的方向。

他嶙峋的双手紧紧抓着窗棂,青与白的筋骨交映显得格外刺目,片刻后,楚映雪缓缓放开手,转身开门,匆忙朝外赶去。

自从数月前徐庭知成功□□,上一代教主楚映雪便被囚禁于此。

说是囚禁,却也并非完全如此。

楚映雪的武功半废,看守他的人更是不堪,若是他真想逃脱,未尝不可。

许多人想不明白徐庭知为何如此,却也不敢在即将上位的少教主面前多言,见楚映雪被囚禁后,丝毫没有要逃脱的迹象,便也放心下来。

此刻楚映雪突然擅自闯出,负责看守之人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吆喝着众人一齐追上。

才刚赶至楚映雪身后,便见昏黑的天光下,那一袭白衣腾空而起,犹如鬼魅一般,只是眨眼的时间便没入了无尽的黑暗中,再也找不到他分毫身影。

后头追的这群人当即看傻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举着火把大吼:“楚映雪跑了!!快快快,快去通知大人!”

次日,魔教少教主徐庭知登位,正式成为魔教第三十一任教主。

上一任教主楚映雪逃亡,令徐庭知大为震怒,上位当日便血洗魔教,整整斩了将近五十人,其中不仅包含看守楚映雪的失职之人,继位前夜为徐庭知推测未来的清机子,更是有数十位对徐庭知忠心耿耿的亲信下属,也在这一场风波中断了性命。

踩着鲜血上位的徐庭知,自从继任魔教后,愈发让人敬畏起来。

他的武学一日千里,不仅将天下绝顶武学阅遍,更是糅合一体,自创出全新的武学招式,谁也不知道他的真正实力到达了怎样的程度,只是看着年纪轻轻的教主日益残暴,哪怕曾经最了解徐庭知的人,也谨言慎行,深怕哪日就丢了性命。

武学登顶后,徐庭知立刻一改往日作风,率领魔教亲自讨伐中原江湖,开疆拓土。

凭靠强大的实力,徐庭知一路厮杀,凡是魔教过境之处,男子全部斩杀,女子则掳回魔教,先由教主进行挑选,然后再分给身边手下,一级一级下去将女子分配。

若是魔教中有人对分配的女子腻味,便将女子放入营中当做营妓,给所有教众玩乐使用,由此激励教众继续烧杀掠夺,吸引更多的人加入魔教。

除此之外,徐庭知在钱财之上从不吝啬,所有夺得的宝物,徐庭知过目后,向来只留下银色宝石状的宝物,别的全都给魔教属下瓜分。

他上位后便立刻立下规矩,关于财务记账,也使用了徐庭知自创的全新财股管理系统,令魔教上下财政透明,但凡有人贪污,全都被徐庭知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当众处死,如此几次之后,再也没人敢在徐庭知的眼皮子底下伸爪子。

对于徐庭知对银色宝石的癖好,江湖有人流传,数年前一颗银色的宝石从天而降,落入江南徐府,自那之后徐府步步荣华,富贵泼天,如此百年后,估摸着是气数耗尽,当朝动荡,徐府遭受灭顶之灾,十族皆亡。

但如果故事到此为止,却又少了几分色彩。

于是坊间有传,徐府被抄家后,银色宝石不翼而飞,也有人信誓旦旦曾言,徐府后人并未全灭,徐家最后一棵独苗被一名风华绝代高手救走,自那之后生于江湖,养在魔教。

银色宝石落入谁人之手不言而喻。

数年后徐庭知登位,楚映雪在徐庭知登位前一夜逃亡消失的无影无踪,再而徐庭知发动全教寻找银色宝石,恰好与前头的坊间传言对上,一切便都有了解释。

对此传言,徐庭知听闻后并无表态,任由传言发酵。

转眼四年时间过去,魔教在徐庭知的带领之下越发势大,但物极必反,徐庭知的行事作风令整个江湖都为之忌惮与不耻,很快,武林中不少正道结盟,除魔组织正式宣告成立。

初闻此事,徐庭知并未放在心上,那些正道若真有斩除他的实力,早就将他斩杀示众,何苦现在躲在角落蹦跶。

但很快,徐庭知就为自己的轻视付出了代价。

继位后的第一场败仗出现时,徐庭知还以为只是自己的粗心大意,但紧接着魔教兵败如山倒,短短七日之间,魔教死伤无数,之前占领的地盘,竟然全都被正道反攻占据,一时之间魔教风声鹤唳杯弓蛇影。

徐庭知当即站出来,进行了一场煽动人心的演讲,好不容易才将魔教的士气提升上去,却再次迎面遭受一次惨重打击。

不少徐庭知手下深得器重之人,竟然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纷纷叛变,投靠武林正道,不仅将魔教内部消息出卖,并且还当中立下血誓,要除掉徐庭知这个大魔头。

他们叛变的理由则是认为,如今的徐庭知并非真的徐庭知,而是上一任魔教教主楚映雪的阴谋。

此人虽然长得与徐庭知一模一样,但行事作风却截然不同,徐庭知虽然狠辣,但却有自己的底线,而如今这个泯灭人性的魔头,绝非他们当初那个效忠了十多年的教主。

至于为什么扯到了楚映雪的身上,则是因为徐庭知登位前后性情大变,而在徐庭知登位前后两日,却发生了耐人寻味的事情。

所有人都知道,楚映雪的武功曾被徐庭知半废,但徐庭知登位前一夜,楚映雪却施展了绝世轻功离开,紧接着次日徐庭知登位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下派教众寻找楚映雪,而是借机将身边所有与他亲近之人斩杀,其中包括能够看到未来的清机子。

再看徐庭知继位后所言所行,残忍嗜杀的本性隐隐与楚映雪有几分相似,所谓放任江湖谣言乱传,说徐庭知在寻找楚映雪身上所携带的银色宝石,恐怕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如若是一个人站出来,指责徐庭知并非本人,也许众人还会将他当做笑话看,但当徐庭知手下一干得力干将全都一同叛变,共同一口咬定徐庭知是假货,那么众人想不相信都不行了。

对于武林正道人士来说,这群魔教教众叛变有利无弊。

不仅让徐庭知多了一项罪名,众人斩杀他更加名正言顺,而且近日正道损伤惨重,有这么多魔教高手加入,岂有拒绝的道理。

自这之后,许是徐庭知气数已尽,魔教大势皆去,短短两个月内,竟然就被武林正道攻破魔教总坛,从此以后,魔教名存实亡,唯一令人遗憾的是,在魔教总坛被攻破后,徐庭知虽然负伤,但并没有人亲自将徐庭知毙命,无人亲眼见到徐庭知的尸体。

此人究竟是生,是死,成为了江湖的未解之谜……

***

各种嘶吼与兵器相碰的声音交错传递,遍地都是死尸倒地,身后火光冲天,硬生生将墨色的夜空染成了橘红色。

原身单手按着左肩上的洞口,跄踉地绕过无数尸体,一步一步朝外逃去。

此刻他早已然不是魔教教主的打扮,而是从死尸中随便找个名门正派的外套穿在自己身上,打扮成正派无名小卒的模样,狼狈地逃遁。

外套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大半,原身不仅肩膀伤势严重,右腿更是被弓箭刺穿两箭,导致他无法快速逃离,只能一边机警地打探四周,一边小心翼翼地撤走。

好不容易从魔教总坛中逃出,转头望着那地狱一般的战场,原身的双眼怨毒地倒影着火光,咬牙一字一句地立下誓言:“待我养伤归来,定要你们所有人十族偿命!”

“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懒洋洋的声音从原身背后传来,原身一惊,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吓得差点跳起来,他剧烈喘着气,颤抖地转过身,当看到自己身后作站之人后,原身瞳孔一缩,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他从来没有亲自见过这个人,但在徐庭知的记忆之中,遍布此人的踪影。

被人从人贩子是手中救出的时候,徐庭知趴在他的背上,被他一路背回魔教,那种温暖而安心的感觉,牢牢地印在了徐庭知的灵魂之中。

可惜,很快徐庭知便被此人伤的支离破碎。

曾经有多么信任,后面的伤害就有多么的深刻,他以为自己有幸遇到了救命恩人,实则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徐庭知在他的设计之下众叛亲离,亲自动手杀死自己最心爱的宠物,斩首曾经最为信任的好友。

几年的磨练把徐庭知从一个简单的孩童,变成了一台人不人鬼不鬼的杀戮机器,直到徐庭知成为少教主后,筹谋五年终于将楚映雪擒拿囚禁,此人才消失在徐庭知的视线之中。

原身刚过来得到这番记忆的时候,对徐庭知简直嗤之以鼻。

徐庭知因为惦记着当初的救命之恩,未将楚映雪斩草除根,这在原身看来,简直就是妇人之仁,迟早徐庭知要为自己曾经的怜悯付出代价。

但他万万没想到,最终承受这番代价的人,竟然是他!

魔教的败局来的如此突然,对方对他了解颇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招招毙命,原身早就料到了在这群武林正道的背后,一定有人在暗中操控,纵观徐庭知的记忆,楚映雪最为符合。

但他怎么也未料到,此刻楚映雪竟然将他逮个正着,此刻他伤势之重,哪怕来一个普通壮年,都有可能将他打倒,更何况对方是楚映雪!

原身见到楚映雪眼底冰冷刺骨的杀机,他没有犹豫,当即大喊:“我确实不是真的徐庭知!”

楚映雪眼眸微眯。

原身立刻见到了机会,将真相全盘托出,乞求地看着楚映雪道:“过去囚禁你的人已经到了另一个时空,若不出我所料,此时的徐庭知早已经死了。我继位之后,虽然占据了你的教主之位,但我却从来没有派人追杀过你,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但如今魔教已经被你一手颠覆,你有如此谋略,何愁不能再重新建立一个魔教?而我,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与你无冤无仇,却愿意与你合作。我脑中掌握了无数未来的先进理论与信息,我的天赋,你也看到了,对比起徐庭知来,只强不弱,杀了我,岂不可惜?”

越说,原身越发觉得自己如此珍贵,对方不可能轻易就杀掉自己,说完后,原身微微扬起下巴,自信满满地看着楚映雪,等待楚映雪的答复。

楚映雪凝望着他的脸许久:“你说,你和徐庭知长得一模一样?”

原身以为楚映雪这个古人无法接受换魂一事,当即笑道:“不错,不过我的这具身体确实是徐庭知的,我们对调的,只有灵魂。说起来,我的那具身体除了有个小缺陷之外,天赋比徐庭知只高不低,而且还比徐庭知要年轻不少,徐庭知穿过去,也算便宜他——”

原身话未说完,只见白光一闪,他只觉得喉间一凉,下一霎就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楚映雪看着原身缓缓地倒下,一把接住徐庭知的身躯,温柔地将他揽在怀中,深深凝望着他。

原身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楚映雪,不能理解为什么楚映雪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与价值之后,竟然还毫不留情地杀了他!

楚映雪读懂了原身的眼神,他伸出手,为徐庭知将脸上的脏污擦干净,将他蓬乱的头发轻柔地梳理整齐,任由徐庭知的血流遍自己的全身。

楚映雪缓缓地开口了:“我与徐庭知的母亲楚霁月曾为同门,霁月是大师姐,而我是最小的师弟。因年纪与师兄师姐相差甚大,彼此之间不论是武学还是思想都无法沟通交流,我在门中日渐无聊,倒是霁月师姐对我照拂有加,如同长姐一般爱护我。

二十多年前,有一日霁月曾偷偷告诉我,我将会有一个小师侄,我还记得霁月师姐说这话时的眼神,也曾期盼那个小家伙的到来,可惜……不久后她就因触犯门规被赶了出去,我也因为无聊,干出了逆门大罪,不仅被赶出师门,更是加入魔教,成为了江湖中人人喊打的大魔头。

我本以为此生也就这般了,却想不到,再一次见到那小师侄,却是在脏乱的人贩子手中。

他很可爱,也很有趣,我本想将他当做养子无忧无虑养大,算是报答当日霁月师姐的一场照拂,可惜,却在这时迎来了我的即位之日。

魔教规定,登位前一夜,少教主需净身沐浴,然后由江湖神算为他入梦,预知未来。

我没有看到自己的未来,却看到了被我养成长大,虽不会武学,却无忧无虑善良可爱的徐庭知,被奸人暗算谋害,死在了另外一个世界!”

原身浑身已经被血浸透了,他这句身躯为武学奇才肉身,本身又是从另一个世界穿来之人,生命力比常人顽强不少,此刻虽然濒死,却尚未断气。

当听到楚映雪看到未来时,原身的双眼骤然瞪大,不可思议地看着楚映雪。

楚映雪温和地道:“为了不让这孩子惨死,我亲自为他调理身体,教他武学,亲手养了他十多年,我费尽心思,不断给他制造难题,哪怕他恨我也在所不惜,终于让他成为了一个武艺高强手段狠绝的少教主。所以,恐怕你要失望了,就凭你这点手段,我尚未出面便轻松败于我手下,根本不可能害到徐庭知,在另一个世界,他定然过的比你要好百倍,千倍。”

原身双眼死死瞪着楚映雪,他浑身剧烈地颤抖着,伸出手想紧紧揪住楚映雪的脖子,想要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费尽心思忍辱负重伪装十几年,就是为了逃离那个世界,想要在另一片天地好好活着,好不容易他成功了,为什么不给他继续活下去的机会,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明明长得一样,也拥有同样的名字,为什么两个人的命运截然不同,为什么!

“你虽有心计,耍的却全是不入流的手段,就凭你,不配使用这具身体。”

原身在楚映雪的这句话下断气而亡。

楚映雪伸出手,缓缓拂过徐庭知的双眼,将他死不瞑目的双眸盖下,望着徐庭知的尸体,楚映雪缓缓流露出了笑容,他低下头,轻轻的一吻落在了徐庭知的眉间。

“可惜,此生再也见不到你了。”楚映雪低声呢喃着,突然,他腰间的物品自动放出银白色的光芒。

楚映雪一愣,从腰间的锦囊将那宝物拿出,不是别的,正是江湖所传的银色宝石。

此时银色的宝石早已被徐庭知的血沾染,那些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银色宝石吸收,宝石的光芒越放越盛,楚映雪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便见宝物脱离他的手掌,悬飞至半空,宝物绽放的盛光,很快便将楚映雪完全吞没。

……

“大家好,这里是榕市新闻电视台,我是你们的老熟人小周,现在我正站在凤凰家主楚郁与三色蝎家主徐庭知的婚礼现场中,在我的身后,花瓣飞舞,甜蜜而浪漫,正是我们当世最瞩目的一对新人,徐庭知与楚郁二人在榕市举办的婚礼现场。

本月一号徐庭知与楚郁在四大家族与邦联注册新婚;八号在南沙夏岸群岛举办世纪婚礼第一场;十五号在世纪会展举办第二场;二十号,也就是今天,他们回到了榕市,也就是徐庭知的老家宴请部分友人参加第三场婚礼。

大家可以发现,这场马拉松世纪婚礼已经长跑了整整二十天,不过据悉第三场婚礼不会再像前两场那么奢华,而且,这一场婚礼一切都将由小两口亲自设计。

众所周知,不论是凤凰一族,还是徐庭知本人,都对上古传统青睐有加,这一次的婚礼,也是由他们亲自策划的一场复古婚礼。不论是徐庭知还是楚郁,都将穿上古时代表喜庆的新郎服,二人座下马匹,也是由邦联实验室所提供的最新研发而出的,全新的代步魔宠——

啊,他们出来了!

天!两个人都英俊的让人窒息啊……”

在小周的感叹声中,镜头转移,便见远处两位穿着大红喜服的英挺男子,骑着马匹逐步走来。

楚映雪站在榕市的中心广场,怔怔的看着屏幕中的那两人。

四周人来人往,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突兀出现和与众不同的着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大屏幕吸引,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一场受到全世界祝福的世纪婚礼。

“庭知……”楚映雪凝望着镜头中的那人。

恰巧这时,小周跳起来冲徐庭知激动的呐喊着,徐庭知转过头来望向镜头。

就像是听到了楚映雪的呢喃,转过头来望向他一样。

楚映雪深深地看着镜头中的那个人,尽管换了具身体,但那神情,却是楚映雪最为熟悉的。

是他的徐庭知呢。

可是……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楚郁不知道和徐庭知说了什么,徐庭知微微勾了一下唇角,眯着眼睛懒洋洋地笑了起来。

那笑容就像一道温暖的光,一点一点地将楚映雪内心疯狂的妒忌与遗憾融化。

楚映雪勉强扯了扯嘴角,缓缓微笑了起来。

不论如何……你还在我的生命中,而我涉尽千山万水,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你。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又一本文完结了~~~看过十二生肖系列别的文的童鞋,应该都知道这个熟悉的银色宝石吧嘎嘎~

每次快完结的时候,心里都有很多话想说,但真完结了,倒是词穷了。

嗯,只想说,有这么多人和我一起写到完结,心里很愧疚之前的断更,也很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感谢有生之年能与你们相遇,16年马上就要来了,祝所有人都幸福,爱你们,晚安~(=^ェ^=)

谢谢matsuriko、西夜风、嘿嘿、wen几位小天使的地雷,谢谢nita和林檎的两个地雷,谢谢风叶的两个地雷,群么么|( ̄3 ̄)|

Tags: 男人将机机桶女人30分钟  

相关文章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