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女的叫将素秋的儿媳文

标签: 女的叫将素秋的儿媳文   812人已围观

简介她听到萧延说:“你有什么需要,我会尽所能的帮助你,有些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你这样执着,又是何必呢!”对方的声音在颤抖:“你当然可以一笑了之,两年的牢狱生活对你来说,一点改变都没

她听到萧延说:“你有什么需要,我会尽所能的帮助你,有些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你这样执着,又是何必呢!”

对方的声音在颤抖:“你当然可以一笑了之,两年的牢狱生活对你来说,一点改变都没有,但拳击生涯的结束,对我来说,几乎是致命的,就为了那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你毁了我的一生。”

“你想找平衡,找我就行了,你要怎么样,我都奉陪。”

白佳佳心里一紧,看来杰森一直都活在仇恨当中,这种人最可怕,只要能报仇,死亡大概也不放在眼里了。

杰森亮出了拳头:“就用我们最熟悉的方式。”

这让她稍稍又有点放心,如果比拳击,萧延的胜算很大,她看过,虽然他已经不参加拳击比赛了,但对于练习,一点也没有松懈过,而且他的寸劲拳打得特别的出神入画,比电视上那些花拳绣腿有真材实料多了。

她摒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这场对决的结束,如果就此两清,萧蔓就不用再担惊受怕,而萧延,也不用来封闭自己的情感。

她又感伤起来,她已经有慕臣风了,无论结果如何,他们似乎也回不去了。

杰森先出拳,没有拳击手套,没有护具,赤手空拳的打在身上,应该非常的疼。

萧延一出手就占了上风,杰森毕竟过着风餐露宿,四处流浪的生活,身体瘦弱,在体力上,估计就输了萧延一大截。

萧延右手一拳,重重的打在杰森的脸部,人脸部的血穴是很多的,一些受到重击之后,很容易产生晕厥,萧延想让他平静下来,杰森跪趴在地上之后,眼神也变得恍惚起来。

她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这场对决应该很快就能结束了。

萧延正要去扶杰森,杰森却挥开他的手,很快站了起来。

对决重新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太害怕输,杰森挥出的拳显得很凌乱,步伐也不稳,萧延忍让了几次,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什么结果,他猛的一出掌,击在杰森的侧颈上,杰森不堪一击,一下就倒在地上。

这次比上次还重,杰森试了几次,没有站起来。

萧延说:“杰森,够了吧,纠结过去,不如好好的计划一下未来,我在c市有一家拳击训练中心,如果你愿意,可以在那里继续你的拳击生涯,我相信,如果伯父伯母在世,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住嘴!”杰森吃力的撑起手臂:“你懂什么,你失去的,你无法去体会。”

萧延蹲下身去:“我知道你学习拳击不仅仅是因为你家里的原因,你是真的热爱它,我们现在都还年轻,做什么事都不晚。”

见杰森没有动,情绪似乎平静下来,他伸手想把杰森扶起来,谁知道他一靠近,杰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匕首来,杰森的动作很快,萧延根本来不及防备,那刀就深深的刺进了他的腹部。

白佳佳按捺不住了,赶紧从草丛中跳出来,杰森看到她的出现,愣了一下,她飞快的冲上去,把杰森推到一边,杰森的手紧握着刀,这一推,刀也拔了出来,萧延捂住伤口,往后退了两步。

见到她窜出来,他瞪大了眼睛:“还不快走!”

他已经受伤了,从他紧皱的眉头还有不停流出来的血,她怎么能无视的离开,她过去扶着他:“我们现在去医院。”

杰森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有半点后悔,他握紧了匕首,把刀尖再次对准了杰森。

顺着血不断的流出,萧延的体力也在消耗着,她挡在萧延的面前,想要全力的护住他。

萧延向她怒吼:“这不关你的事,给我滚!”

他对她凶,不过是想撇清和她的关系,不想让杰森把恨意转嫁到她的身上,可他已经受伤了,如果再有松懈,杰森会真的杀了他。

她不肯走:“不,要走一起走。”

杰森再次冲了上来,她的眼神一直定格在杰森手里那把刀上,只要夺过那把刀,危险就会减小。

当杰森靠近的时候,她眼急手快,飞速的握住对方的手腕,不让那把刀落下来。

刚才的拳击对决让杰森也受了伤,他的力气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见她使出的力占了上风,就趁机去抢他手上的刀。

萧延怕她吃亏,忍着痛上来帮忙,他一脚踢开杰森手里的刀,把白佳佳拽到一边:“够了,我们走。”

再纠缠下去也没什么结果,杰森已经伤了萧延一刀,萧延也没打算追究,让他自己好自为之。

她正扶着萧延吃力的往公园外面走,杰森突然站了起来,一股猛劲再次向萧延冲过来,她看得很真切,杰森的手里还有一把刀,可来不及了,就在那把刀快要刺到萧延的时候,她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就接在萧延的前面。

那刀直直的□□了她有胸口,她用最后的力气紧紧的屋着刀柄,担心杰森把刀再次□□,会再次伤害到萧延。

萧延奋力一击,击中了杰森的头部,杰森瞬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萧延抱住她:“佳佳,你坚持一会儿,我马上送你上医院。”

他抱起她,飞快的赶到路边他停着的车上,小心翼翼的把她平放在后座上,他开了导航,定位了最近的医院。

萧延猛踩油门,在闯了两次红灯后,只用了十分钟,就把她送到最近的急救医院。

医护人员把她抬到医用推床上,看着她仍在起伏的胸口,萧延红了眼睛,他不停的说着:“求求你们,救救她!”

白佳佳的手微微的抬起,又因为体力不支放了下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握住她的手:“佳佳,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什么都不要说,留着力气,我相信你会好起来的,不要放弃......”

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絮叨过,他不停的跟她说话,想让她保持清醒的意识,一旦她睡过去,他就害怕再也醒不过来。

他一直把她送到手术室门口,然后大声的说:“佳佳,我在这里等你,一直等到你出来。”

手术室的门关上了,他也因为筋疲力尽侧倒在了地上,一条蜿蜒的血痕开始在他旁边蔓延,他摸了摸腹部,这才想起,他自己也中了一刀。

*

萧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病房里了,他腹部那一刀,并没有伤重要害,医生给他进行了缝合手术,他经常练武,本身体质就好,医生说他只需要好好的静养一段时间就行了。

他赶紧问护士:“我送来的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了?”

护士说:“手术刚结束没多久,已经送去icu了,我听主刀的医生说,那刀离心脏只有一毫米,够呛。”

他忍着疼痛支起身:“我想去看看她。”

“你这样子最好躺下休息,如果伤口再绷开,就麻烦了,主任让我问问,那女孩子有家属吗,麻烦你通知一下她的家属。”

萧延犹豫了一下,拿起电话打给了慕臣风,白佳佳一直没回家,电话也打不通,慕臣风正在着急呢,接到萧延的电话,飞奔着就赶到了医院。

为了不让家里人为他担心,萧延打了个电话给萧蔓,说他要跟代勋带一批学员去参加比赛,要出差一个月,她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打电话给萧恪。

然后又打给代勋,让代勋别说漏嘴。

慕臣风来他的病房时,估计已经去看过白佳佳了,慕臣风进来之后,什么都没有说,走到他的床边,对着他的腹部就是一拳。

慕臣风气急败坏的说:“是你吧,佳佳才会变成那样的,对吗?”

他额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他咬着牙,吃力的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佳佳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医生说......”慕臣风的声音变得哽咽:“医生说她失血过多,太虚弱,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

他不知道用什么来安慰面前这个心力交瘁的男人,他依旧说着:“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她。”

“她不需要你来保护,只希望你能离她远一点!”

因为他和白佳佳受的都是刀伤,医生在治疗他们的同时,也报了警,白佳佳还在昏迷当中,警察只能找他来核实情况。

警察没有找到杰森,杰森再次不见踪影,也没有去警察局投案自首。

他当时心里只焦急着佳佳,顾不上其他的事,现在回想,他再次犯了个错误,他和佳佳的生命,依旧受着威胁。

他吩咐代勋,让他在拳击训练管里挑三个身手好的教练到白佳佳的病房外面值守,防止杰森再次报复,为了不让慕臣风反感,让他们远远的守着就好,别打扰到病房里的人。

*

慕臣风在病房里衣不解带的守了她三天三夜,三天之后,她醒了过来,她用舌头轻轻舔了舔嘴唇,干裂难受。

慕臣风赶紧用棉签沾水浸湿她的唇瓣,说:“你刚醒过来,脾胃很虚弱,我先用水湿润一下你的嘴唇,过会现给你喝点水,要慢慢循序渐进。”

她微微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感觉到力气稍稍得到恢复,赶紧问:“萧延呢?”

一听他的名字,慕臣风就火大:“死了!”

她急得想坐起来,动了动的臂,身体是一个虚软的无力,她大口的喘着气。

见她是真的着急,他才没好气的说:“他没事,住在上面的vip病房里,能吃能喝,还有人伺候,你不用为他瞎操心。”

她微微的皱起眉头:“你没骗我?”

“有什么骗不骗的,他每天都要来看你一次,只是我没让他进来,看这个点,估计一会儿就该来了。”

知道她不看到萧延是不会安心的,所以当萧延再次来的时候,慕臣风把他让我进来。

看到萧延没事,她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他走到她的床边,问:“感觉好点了吗?”

慕臣风抢着回答:“差点都死了,能好吗!”

白佳佳瞪了他一眼,毕竟病人为大,慕臣风不敢惹她生气,更看不惯两人在一起的画面,他说:“我去买点东西,十分钟之后回来。”

意思是,只给你们十分钟,赶紧聊。

慕臣风关门出去了,她说:“我没事的,只感觉像是长长的睡了一觉,而且还梦到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看到了我妈。”

萧延问:“你怎么会到公园去的?”

“萧蔓告诉我的,我以为是她约我见面。”

“那为什么走了还要回来?”

“我担心你,萧蔓把你们的事告诉我了,不是有句俗话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连命都能豁出去,伤到你,我至少还可以帮忙。”她自责:“虽然帮的是倒忙。”

他握住她的手:“我要谢谢你,是你救了我。”

她微微扬起嘴角:“看来大侠也有被我救的一天。”

说了几句话,她就喘得很厉害,他安抚她:“别说了,你刚醒过来,需要好好的休息,我每天都来看你,等你好一些了,我们再聊。”

她的眼睛闪动着依依不舍,他说:“我陪着你,赶紧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从白佳佳的病房出来,萧延立即给萧蔓打电话,问她为什么要把这件事的原委告诉白佳佳。

萧蔓显得很无辜:“哥,我知道你一直在压抑对佳佳的感情,看到你郁郁寡欢的样子,我很难过,那天我是知道你要去见杰森,杰森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我担心你有意外,我又帮不了你,只好告诉佳佳,她很聪明,一定会有办法帮助到你。”

以前她犯再大的错,他都舍不得责备她,这一次,他难以压抑怒火,吼着:“小蔓,我以前是太宠你的,才让你养成了自私的性格,为了我好,只是幌子,你是想用佳佳来转移杰森的注意,如果佳佳出了事,杰森难逃法网,你自然就安全了。”

“哥,不是你想的这样!”萧蔓争辩。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

一个星期之后,白佳佳才拔了身上那些七七八八的管子,开始吃流食。

重尚和孙静雅来看她,重尚说:“你最近是怎么了,老是惹上那些不吉利的事,我回头就去庙里拜拜,去去晦气。”

又忍不住责备她:“以后你少管闲事了,如果真挂了,我送你一副挽联,一写死不足惜,一写死有死有余辜!”

孙静雅也说:“你都跟他没关系了,还护着他干嘛,当初甩你的时候,那么绝情,让他死了算了。”

她赶紧把萧延离开的原委说了一遍,不希望两个最好的朋友对萧延充满敌意。

孙静雅支着头,后知后觉的问:“原来情有可原,伤害你的那个家伙迟早会落网的,之后你要怎么办,旧情复燃,还是就跟慕臣风凑合好了?”

“谁说我和佳佳是凑合!”

隔墙有耳,慕臣风走进来,看孙静雅的眼神,像是要把对方捏扁一样,孙静雅赶紧解释:“口误,我口误。”

慕臣风一直站在旁边,像要吃人一样的眼神,吓得孙静雅拉着重尚就告辞:“佳佳,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一下午,慕臣风的脸色就不好,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让她看了都觉得难受,她说:“你有什么就说吧,掖着藏着,可不像你的性格。”

他转身就坐到她的床边,止不转睛的看着她,问:“你告诉我,你为萧延挡的这一刀,只是见义勇为,而不是因为喜欢他。”

见她咬着唇。

他有些着急:“你快说呀。”

“我当时只想着,不要让他受到伤害,至于其他的......”她摇了摇头。

“知道了。”他很沮丧。

*

萧蔓给萧恪打电话的时候,萧恪说漏了嘴,她知道萧延还在c市,而且还因为杰森的事情而受了伤。

想到那天他发火之后,有半个月没来看她,这么长时间,他的气也该消了,他从来不舍得太长时间不理她。

她给萧延打电话,撒着娇,说想见他,萧延却冷冷的说:“最近很忙,过段时间再说吧。”

掉断电话,她孤独得简直要发狂,她住在离市区较远的疗养院,除了萧延,几乎没什么人来陪她,同学不是有工作,就是有家庭,哪会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她这个毫无关系的人身上。

萧蔓抬起手腕,因为病疼和精神上的折磨,她已经枯瘦如柴,照镜子也成了让她害怕的事,但她现在想化个淡妆,她从小就喜欢化妆,化完妆,会显得格外的光彩照人,看着大家向她投来羡慕的目光,一切事物也变得美好起来。

她滑着轮椅坐到梳妆台前,把化妆品都拿出来,摆了一桌子,镜子里的人瘦得像骷髅一样,没有半点血色,她安慰自己:“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有人推门进来了,她想应该是保姆吧,早上保姆给她送早餐进来,被她发着脾气给轰出去了,大概是怕她会饿坏了,又厚着脸把吃的东西送进来。

她大声的嚷着:“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不吃,我就是不吃,你赶紧打电话告诉我哥,如果他不来,我就等着饿死好了!”

“小蔓,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气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是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她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一个跟她一样枯瘦的矮个子男人,狰狞的左眼是一个黑黑的洞,她吓得转过身过:“杰森。”

杰森慢慢的向她走过去,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颤抖的看着他。

走到她的身边,他慢慢的蹲下去,非常温柔的说:“小蔓,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

她摒住呼吸:“我们已经结束了,你这又是何必呢?”

“对你来说,可能是一段可有可无,也可能是一段被利用的情感,而对我来说,却是终身都不能忘怀的温暖。”他拉起她的手:“你是第一个在我身边,用温情的眼神看着我,说爱我的女人,也是第一个亲手为我做早餐,让我在亲吻中醒来的人。”说着说着,杰森似乎陷入了那个让他难以忘怀的梦境里,他轻抚着萧蔓的脸:“是你让我知道,什么叫幸福。”

萧蔓从轮椅上站起来,不停的往后退:“对不起,杰森,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杰森再一次逼进她:“每个人都有重新选择爱人的权力,如果你曾经爱过我,哪怕时间很短暂,我也不会怪你的。”

她不停的摇头,眼泪从眼眶里不停的往下流:“对不起,杰森,对不起!”

他捧起她的脸:“小蔓,我知道你现在活得很辛苦,你跟我走吧,我带你走。”

“我不去,我不去!”

再跟他呆下去,她会神经衰弱,她说:“你再不出去,我就叫人了!你刺伤了我哥,如果警察抓到你,你这辈子都得在牢里度过了!”

“不,他们不会抓到我的。”

他的语气充满了神秘,她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带你走,从此以后,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

“你要带我去哪儿?”

她刚一问完,腹部就传来一阵疼痛,低上头,一把尖刀刺进了她的腹部,她想叫,他立即捂住她的嘴:“小蔓,我马上就来陪你。”

大概是怕她死不了,杰森用力将刀柄往里推,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连刀柄都□□了她的腹部,随着他的力道,鲜血从萧蔓的嘴里涌出来,她用绝望的眼神看着他,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低头吻了她:“你等着我。”

他拔出了刀,随着刀身的离开,萧蔓的身体抽搐了一下,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他微笑着看着她,双手紧紧的握住刀柄,刀尖对准自己,用力的刺了下去。

*

听到萧蔓被害身亡的消息,白佳佳还是挺吃惊的,毕竟相识一场,她想去参加萧蔓的葬礼,但慕臣风说她的身体还没恢复,不许她离开医院半步,她只好让萧延替她在萧蔓的墓前放一束百合花,表示哀吊。

萧延没在医院住多久就回家去休养了,有24小时看护的医生,住在家里肯定比医院舒服很多。

他一离开医院,她几乎就没有能见到他的机会。

她请了看护,但慕臣风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她,他把医院当成了家,有预约的手术才去工作,否则就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她说:“医院有看护,也有护士,你不用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我身上,你刚进医院没多久,就这么隔三岔五的请假,不怕院长开除你!”

“怎么,怕我养不起你。”

“再重申一次,我有手有脚的,又不是猪,干嘛要你养!”

他正在削苹果,大概是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苹果被他切得跟狗啃了差不多,削好之后,就剩下一个核了。

连他自己都觉得不满意,扔进垃圾筒里,继续削,说要削到满意为止。

她说:“你做手术的时候不是挺细致的吗,很小的毛细血管都看得见,怎么削苹果就这么粗心。”

“做手术能跟削苹果一样吗!”他叹一口气:“关键是现在心不在焉。”

“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突然靠近她:“我们结婚吧,等你一出院,我们就结婚。”

一提到这个话题,白佳佳就开始眼神游离,他索性捧着她的脸,不让她逃避:“说,你愿意嫁给我。”

“你给我点时间好吗,你这像是在逼婚。”

他松开了手,沮丧的坐到椅子上:“只是让你嫁给我而已,为什么会觉得你是有人在逼你?”

她知道说错话了:“我只是随口说的,你别钻字眼,自寻烦恼!”

“我真的在自寻烦恼吗?”他的眼眶突然红了,站起身来:“我还有事,晚点再在来看你。”

她的伤口已经结痂,不用整天闷在病房里,吃过晚饭,她去花园散步,运动运动好消食,她知道慕臣风最近在紧张什么,她和萧延的误会消除了,她的心,似乎在往萧延倾斜。

她也明白这是不对的,可她控制不了,可在她最沮丧和无助的时候,是慕臣风在陪伴着她,鼓励着她,她常在剧本里写忠爱不能两全,主人公总能根据自己的心来选择今生所爱,可到了她的身上,她却犹豫了。

公园的旁边就是医院的停车场,正要回病房,她的目光瞟到一辆熟悉的车,黑色的车身在路灯下闪闪发光。

那是萧延的车,她走过去憋了一眼,萧延就坐在驾驶室里。

她敲了敲车门,等车窗摇下来,她问:“你怎么在这里?”

“来医院做检查。”他显得有点紧张。

“没事吧?”

“恢复很好。”他点头。

她向他挥挥手:“我先回病房了。”

转过身,刚走了两步,就听到他在后面喊:“想吃柠檬凉糕吗?”

她回过头,笑了笑:“好啊。”

他带她去第一次约会时经过的那条街,那里的柠檬凉糕很有名,她不能吃太凉的东西,老板用微波炉加了热。

凉糕是糯米做的,又香又软,沾上柠横和红糖水,酸中带甜,是她最喜欢的味道。

如果换作以前,她和萧延单独相处,面对不爱说话的他,她总能自侃自说的逗他开心,可现在坐着,除了沉默,她已经找不到话题了。

默默的吃完一碗,她舔舔嘴,他问:“还要再来一碗吗?”

“不用了,医生说要少吃多餐,这样才利于调理肠胃。”

从凉糕店出来,她觉得还是赶紧回医院比较好,尴尬的气氛,让她有点无所适从,怕再呆下去,自己会做出失态的事情来。

她说:“有点冷,我想回医院了。”

“好,我送你。”

又是一路的沉默不语,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她微微点头表示感谢,正要下车,萧延突然抓住她的手,她愣了一下:“怎么了?”

“我......我......”

她猜不到他想说什么,看着他欲言又止焦急的语气,她说:“你想好了,回头打电话给我吧。”

她的手刚碰到车门的把手,一只手臂就伸过来,把她拉进他温热的怀里。

她很久没有闻到过这个味道,淡淡的皂角味,还有他的微汗。

她抬起头,带着浓烈气息的吻就落了下来,他很用力的吻她,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在她嘴里疯狂摄取她的芳香。

她快喘不过气了,推开他,她说:“我们还回得去吗?”

“我以为可以放下你,却发现,根本就做不到,只要有心,没有什么回不去的。”

他的吻又落下来。

有猛力拍打着车的挡风玻璃,萧延松开她,两人侧头,看到慕臣风正愤怒的敲着车窗玻璃。

她紧张起来,怕慕臣风冲动的性格会伤到萧延,毕竟萧延伤口还没有完全的复原。

她说:“我会去跟他解释的。”

她要下车,萧延拉住她:“我去跟他说,你先坐着别动。”

他刚一下车,慕臣风就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他右侧脸颊立即就红肿一块,他没有还击,恳切的说:“我们能谈一谈吗?”

“有什么好谈的,是你先放弃她的,你现在根本就没有资格再找回她。”

慕臣风来到副驾座的外面,拉开车门,把她拽下车:“跟我回去!”

他捏往她的手腕,拖着她就往楼上走,心里的愤怒变成沉重的力道,她感觉手腕都要被他捏碎了。

回到病房里,他一松手,她发现手腕红了一圈。

慕臣风愤怒的吼着:“你知道我不想看到你们在一起,你就不能离他远一点吗!”

“对不起,我......”

他用力的将她推倒在床上,整个人压上去,然后紧紧的堵住她的嘴,他在咬她的唇,泄恨一样的气急败坏。

她一挣扎,胸前的伤口就裂开了,她说不出语了,只能呜咽的掉眼泪。

他说:“为什么要哭,他吻你,你是那样的高兴,我吻你,你就只会哭吗!”

“你弄疼我了!”

“我的心更疼!”

他很粗暴的扯着她的衣服,她惊恐的瞪着他,这是医院,他不会是想做那种事情吧!

她也火了:“慕臣风,你再动我就发火了!”

他根本就不理会她,很快,她的裤子就被他退到了膝盖上。

他很重,她吃力的想把他抵开,却感觉螳臂当车。

上了锁的病房门被人从外面猛力的踹开,萧延闯进来,把慕臣风拉到一边,见对方反击,他没再忍让,而是反身一脚踢在对方的胸口,慕臣风很快就倒坐在地上。

她赶紧拉上裤子,躲到被子里,不想让人看到她邋遢的样子。

慕臣风在身手上,完全不是萧延的对手,她怕他真的会伤到慕臣风,赶紧说:“别打他,他不是故意的。”

慕臣风知道刚才的举动有些过了,站起来之后,羞愧的跑出了病房。

萧延问:“你没事吧?”

她摇头,胸口却传来一阵抽痛,有血浸出来,病号服胸口的位置湿了一块。

他说:“我帮你叫医生来。”

她刚才的挣扎,把缝合的伤口又给挣开了,医生为她重新清理了伤口,包扎好,并提醒她,如果伤口再裂开,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回到病房时,萧延还在,她问:“现在很晚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我想在这里多坐一会儿。”

反正她现在睡意全无,坐就坐吧。

他问:“慕臣风会怎么样?”

“生气,他全心全力的对待我,而我的却背叛了他。”

“我这样做,错了吗?”

“你是我在错误时间遇到的那个对的人,无所谓错与对,这大概就是缘份吧。”

“我会跟他好好谈谈。”

“最好不要,他是个性格急燥的人,之后我会跟他解释的。”

萧延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笑。

她好奇:“你在笑什么?”

“只是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

她支着头:“我以前觉得要打动你,似乎挺难的,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他笑了笑:“自己猜。”

她白了他一眼:“故弄玄虚!”

*

萧延给她带来的安全感,让她很快就睡着了,他说会陪着她,等她醒过来,却看到慕臣风红着眼睛坐在她的旁边。

她赶紧支身坐起来:“你怎么来了?”

“我早上过来的。”

慕臣风坐到她的旁边,紧紧的挨着她,他再次捧起她的脸,对着她的唇吻了又吻。

她皱起眉头:“医生说我不能再把伤口弄裂开。”

“我只是想吻吻你。”他看着她:“为什么我吻你的时候,你的眼睛里没有欣喜。”

“我知道是昨天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佳佳,你爱我吗?”

她轻轻咬着唇。

“连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要犹豫?”他吸了吸鼻子,眼眶又红了:“哪怕你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爱过我也行。“

“我很感谢你,在我最无助最悲伤的时候,是你给我的力量。”

他似乎还不死心:“这份感谢之情,能让你永远跟我生活在一起吗?”

“嗯......能!”

慕臣风轻轻搂了一下她的肩头:“佳佳,今天医院有台手术,我必须要赶过去。”

“去吧,昨天医生特别叮嘱要卧床休息,我不会出门的。”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佳佳,我爱你。”

她从他的笑容里分明的看到了酸楚,她有话要说,而他却快步的离开了。

Tags: 女的叫将素秋的儿媳文  

相关文章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