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艳妇小说

在这一瞬间,整个万妖塔内所有的修士伴随着一道道的白光全部被传送了出去,随后万妖塔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天煞岛外的海面上一阵白光闪动,接着林浩便在光芒簇拥下出现在了那里。

一出现在海面之上,林浩立即警惕的四处打量了一下,见到没有其他修士在此,才暗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心又立即提了起来。

眼前的情景,他哪还不知道是在万妖塔内的时间到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立即以最快的度向远离天煞岛的方向遁去,而就在这时,竟然募得有一只大手出现在林浩的背后,同时一声怒喝响彻整个天煞岛方圆百里之内。

“血煞,休要逃走,受死!”

红云的怒喝声十分地恐怖,夹带着他的愤怒,响彻了整个林海。

而同一刻,在天煞岛的无数修士听到这声怒吼,顿时纷纷谈论着,并立即飞出天煞岛观看着,在他们心里血煞这一次死定了!

林浩感受到身后那巨大的气息,不由得心暗惊,立即准备打开黑洞空间,然而却被红云的神识锁定着根本不能打开,霎时,心一个咯噔,脸上闪过一丝惊色,随后心一动,募得向海面落去。

而在这时,又是一道怒喝犹如轰雷一般凭空响起!

“血煞!!!纳命来!!!”

众人一惊,紧接着就现这道怒喝声正是仙剑门的化神期强者剑无尘吼出来的,同时只见一道道剑光向远方射去,看到这一幕,众人心对血煞不禁感到佩服不已,这血煞还真是一个惹事精,不但得罪了炼血堂,现在又得罪了仙剑门,正魔两道全让他得罪了,这次他恐怕是完了!

而在血煞岛的另一边,伴随着一道白光闪过,出现了一个一身雪白衣衫,浑身散着冰冷气息的绝色少女,她在听到这声怒喝声之后,不禁满脸的忧色,头顶玄冰剑自动出鞘,轻轻一跃,踩在玄冰剑上,倏地一声快的向这边赶来。

而在这一边,林浩全身血光弥漫,同时在血光之内,离火战衣也幻化成了战斗状态,然而就在这时,他背后的那只大手一瞬间拍在了他身上,同时一道白色巨剑也向他猛然劈来。

被巨手这么一拍,林浩顿时“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然后犹如射出的子弹一般掉进了海水里面。

在这一刻,强自忍受住浑身的剧痛,林浩脑子里面急转了转,再没有犹豫,毅然下了决定,立即使出了血影遁。

身体突然暴射出恐怖血光,“啪啪啪”,骨骼“嘎吱”爆响。

一团血色光幕,将林浩全身笼罩,一瞬间爆出无比庞大的能量磁场。

璀璨的血色光芒一闪而逝,当光芒散尽之后——

林浩凭空消失!

同时那道白色的巨剑猛然劈在了林浩消失的海面上,顿时在海水劈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一道红影闪过,满脸阴沉的红云,出现在林浩消失的海面之上。

“哼!”冷哼一声,红云立即放出神识,笼罩方圆万里之内,搜查着林浩的身影,他岂能看不出林浩所使用的血遁,一般来说,魔道的门派都有这样的遁法,不过即使使用了这种遁法,也不会逃出太远,至多能够逃出千里之远。

“怎么没有?”片刻之后,红云眉头褶皱,喃喃自语,眸子里显得有些震惊和疑惑,他居然没有现林浩的身影,也即是说让他逃了!

若是让一个小辈从自己手逃跑了,那么他这个面子就丢大了,所以他立即又放出神识仔细的搜索着。

这时,离他十丈之远的海面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白影,正是仙剑门的化神期强者剑无尘。

剑无尘一脸的怒色,同样放出神识搜查着。

又停了片刻,两个门派的其他宗门弟子也赶了过来,同时还有其他的修士也赶了过来,只不过远远的观望着,他们心里很清楚此刻这两个门派心里都压抑着怒火,还是不触他们霉头的好,以免让怒火泄到自己的身上。

这一刻,他们心里对血煞简直是佩服之极,能够在两大化神期强者手下逃走,还真是令人吃惊不已。

而其他的各大门派则幸灾乐祸的望着这一幕,心里抱着看笑话的想法,反而希望血煞最好能够逃走。

白傲雪和徐问天站在人群,在得知林浩已经逃走后,心里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但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前方。

而胖子这厮则贼头贼脑的,不时的偷偷的看看林君翔,又看看白傲雪,再远远的望一眼徐问天,心里想着看来只有林老大被埋在谷。

又过去了一刻钟之后,无论是红云还是剑无尘都没有任何的现,两人的脸色不由得阴沉了下来。

而红云似乎才现剑无尘似地,讶道:“难道他还得罪了你们仙剑门?”

他望了一眼剑无尘身后的仙剑门弟子,现并无多大的伤亡,不由得疑惑起来,紧接着就是愤怒,这血煞杀了本门所有筑基期弟子,为何不把仙剑门的弟子也全部杀掉。

剑无尘冷哼一声,也不回答他,继续搜查着,势必要杀了血煞不可。

而炼血堂的一个金丹期修士递给红云一块玉简,红云在查看过玉简之后,便了解了在万妖塔二层所生的事情,不由得吃惊了一下,然后望着仙剑门的剑无尘心里突然了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我们合作追杀血煞如何?”

血煞无论如何都必须死掉,不然炼血堂将威风扫地,为了杀了血煞,即使付出一些代价,也在所不惜。

剑无尘心意动,表面上轻哼了一声,算是应了下来。

红云轻轻的点了点头,望了一眼其他各大门派的人,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由得心里冷哼了一声。

“你负责北边方向!”

“你负责西边方向!”

“现血煞,杀无赦!!!”

他伸出手指着他门下的两个元婴期修士吩咐道。

而在另一边,剑无尘也同样吩咐起来。

“你负责南边方向!”

“你负责东边方向!”

在天煞岛的万丈深海之下。

“哈哈哈哈哈哈十万年了十万年了终于有人来了!”

一阵狂笑声从静谧的海水深处传出,说不出的癫狂,却又蕴含着一股无尽的喜意,然而片刻之后突然又传来一道愤怒的吼声:“怎么只是一个一转的小辈?”

一道叹息声凭空响起,语气有着说不出的失望和凄凉,然后这深海之下,再无声息,一切又陷入了一片寂静之

“这这是哪里?”

林浩悠悠醒来,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喃喃的自语着,但是整个人却是晕得有些表情恍惚任是他见多了许多奇异之处,但是这里,还是让他一时停留在了失神的状态。

经过片刻的失神之后,林浩总算是清醒了过来,但即使是如此,他依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此时在他面前,近在一丈之外,林浩的眼无数来自海底的各种海洋动物,正来回的游弋着,但他却如同站在一巨大的水族馆当。

虽然离着这无数的海底动物不足一丈之远,但是面前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壁障,将海水与他面前的空间分隔开来。

在他的四周,尽是一片深蓝色的海水,不远处即是海底的山峰。

以他的猜测,此刻的他应该是呆在一条海底裂缝,只是让他奇怪的是这里好像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四周的海水以及游鱼都被隔绝在外。

他打量了一下,现他此时却处在一条好像是走廊的空间内。

在这空间内,两边完全是蓝色的海水,而他却如同站在一个透明的玻璃柜。

在这里,除了前方的出口之外,无论是哪一个方向都是不通的,也即是说他只有向前走去。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林浩心底震惊,轻声喃喃自语,他想站起来向前走去看一看,这时才现自己因为使用了血影遁,身体经脉尽毁,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意识一动,凭空消失,然后又凭空出现身体的创伤已经恢复如常,不过元神却还是元气大伤,他取出一粒丹药服下,又让血灵珠自主的运转帮助他恢复全身的元气,接着又服下了一滴死灵液,盘膝坐在地上修炼起来。

他虽然在修炼,但意识却警惕的注意着四周,毕竟如今他所在的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的那一瞬间,一道惊咦的声音犹如从无尽的深渊之传来,但在他又出现的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时间就这样静静的流失着

当林浩修炼完毕后,元气已恢复了一小半,然后他也没有再修炼下去,他心里清楚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全恢复的。

祭出血灵珠盘旋在头顶,他细细的打量着阻止着海水流入的这个被封闭空间的那层透明的墙壁,并且伸出手敲了敲不过没有一点的反应,即使轻微的响声也欠奉。

“这应该就是传说的结界吧”林浩暗自猜测道,同时不由得想起了他重生成鼠所呆的神秘山谷,心里默默决定有机会一定要回去看看。

目光转向这条走廊的前方,他小心翼翼的,缓缓的顺着这条深海的走廊向前走去,头顶的血灵珠散出淡淡的红光。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