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筱雨人体艺术摄影

半年后。

在东海的小村,一对男女,身着朴素,站立在后山的一座大坟墓前,他们的手握在了一起,女的一脸风情,轻捋发丝,柔声的对身边的男子说:“你知道不,这里安葬的是最疼爱我的三个爷爷,他们为了保护我们村子……”

女子慢慢地对男子说起了当年的一些往事,而男子则是面带微笑,静静地聆听着。

风轻轻吹过,似在歌唱,似在欢笑。

两道身影从天际边飞来,落在了这对男女身边。是一男一女,女的见到了他们,就立马大声叫了起来:“我就知道猜到两个会在这里,你看我没猜错吧,承来!”

来者是承来与白胜男两人,而站在坟前的的男女则是易天云与莫小漪了。那日一场大战,易天云几乎用尽全部力量,注入了仇仞之中,仇仞与他越战越勇,最终仇仞终于化作传说中的九天神兵,封住了修罗的行动,与此同时打开了人间与修罗界的入口,易天云拼死带着修罗,要将其带入修罗界,在关键时刻,人族先祖五能的神魂将易天云留了下来,带着九天身边的仇仞进入了修罗界。

一战下来,易天云与莫小漪被白胜男救了下来,却皆是深受重伤,尤其是易天云,身上的骨头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若不是他有不灭金身,怕是早就是死了。

纵然有承来这样的遁空境的高手,也是摇头叹息,易天云伤势之重,只怕是再难活下来了,然而莫小漪却不理会承来的劝告,强烈要求承来带着她与易天云去东海。

承来带着他们遁入了虚空,来到了东海之后,莫小漪带着重伤的身躯,坚决不要承来、白胜男和白龙跟着,就抱着易天云就飞走了。

当时。白胜男,看着莫小漪摇摇欲坠的身影,泪水就像决了堤一般,涌了出来。

这日,承来与白胜男寻到了这对苦命的人儿。

承来细细地端详了易天云与莫小漪,双目中闪过吃惊的表情,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个的修为是……”

易天云轻轻地笑了。坦然回答:“都是已经不复存在了,那日小漪为了救我。用了一身的修为为我疗伤续命,虽然把我治好了,但也是与我一般,修为都是废了。”

莫小漪毫无悔意,轻声说道:“若是不能救回他,我要来这一身修为来做甚么?我本就是小村的一个小小村姑而已。”

易天云轻抚莫小漪的手,道:“我本来也就是一个小村民而已。”

白胜男当即就对易天云大吐舌头:“肉麻不肉麻?”

她就不再理会易天云,就来到莫小漪面前说:“小漪姐姐,我好久没见你了。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呢?”说罢,她就拉着莫小漪走开了,还不忘记对着承来和易天云做了一个鬼脸。

承来与易天云站在一起,易天云先开了口:“你还恨我吗?”

承来面色就沉了下来,哼了一声:“若是你修为还在,我免不了要和你打一架,但是你都成了现在这模样了。那就算了,不过我可是警告你,你对小漪姑娘若是不好,别说我不饶你,就是我那大师兄,也不会放过你。”

易天云闻言不近苦笑了一声。眼前也浮现了吕中杨的那刚正不阿的身姿,道:“我和小漪准备下个月成亲,你们来吗?”

承来闻言睁大了眼睛,正要说话,白胜男那大嗓门就扯了起来:“成亲?好啊!易天云,要是你不请我,不请我大哥。不请承来,不请……”

白胜男数了很多的人的名字,也不管易天云认识不认识,最后说:“那你就死定了!!!!”

说罢,在不远处的白胜男就叉着腰指着易天云几乎要跳起来了。

承来点了点头,道:“会来的。”

“你,你和小男的事呢?”

承来一听这话,整个人就不自然起来,面对易天云就像面对长辈一样,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要知道,他可是当今天下第一的遁空高手,竟会有如此窘态。承来没有回答,偏偏这话被白胜男给听见了,她再也忍不住,刷刷地就冲了过来,一把揪住了承来的耳朵,大吼:“木头!我哥问你话呢?你咋不回答啊?”

“痛痛痛!别别别!”

承来被白胜男揪的龇牙咧嘴。

在这后山上,传来了易天云与莫小漪轻快笑声。

小村门口,承来与白胜男两人向易天云与莫小漪两人道别,白胜男道:“我和这木头再去外面玩玩,你们成亲前,我们一定带着我那四处游玩的大哥来喝你们的喜酒。”

说到“成亲”两字的时候,白胜男狠狠地瞪了一眼承来,承来被白胜男这一段,完全没了遁空境高手的风范。

白胜男又说:“到时候,我就带好多好多的礼物给你们,比如琥珀石啊,九转珍珠啊,上古奇石啊……”

白胜男掰着手指在数自己要带的礼物,越数越起劲,易天云忙打断她:“你们还是快走吧,我估计薛宗主和吕中杨就要来这里找你们了,到时候有你们烦的。”

一听到这里,白胜男与承来脸色就变了,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白胜男立马说:“承来,我们快跑,我受不了你那师傅对我的说教,更受不了那些长老的啰嗦,快走快走。”

白胜男边说边拉着承来就腾空飞起,刷的一声就飞向了天边,要多快就有多快。易天云与莫小漪两人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皆是笑了。

他们两人转身走向村内走去,他们的对话还能清晰的听到

“小漪,当年你是在这里救我的吧”

“是呀,半年前我也是在这里救了你呢?”

“呵呵,当年你和我说因果,你现在还信因果吗?”

“信,我一直信呢,那你呢,现在信因果吗?”

沉默了好一会。

“我信了,我遇见你,是最好的因果。”(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