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标签: 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790人已围观

简介大婚过后,皇帝下旨,赐给了珵王妃大量的金银珠宝,看起来似乎对这个男的弟媳非常的满意。www.しwxs.com满朝的大臣这个时候已经学会闭口不言,也不去思考皇家兄弟到底是在玩对方

大婚过后,皇帝下旨,赐给了珵王妃大量的金银珠宝,看起来似乎对这个男的弟媳非常的满意。www.しwxs.com满朝的大臣这个时候已经学会闭口不言,也不去思考皇家兄弟到底是在玩对方还是在玩他们了。

半个月之后就是新年,陆之玄和令狐虞都留在了京都没有离开,来参加大婚的宾客们,有好几个也都住在了珵王府。

陆之玄难得享受了半个月的悠闲生活,除了每天都腰酸背疼想死在床上之外,他这阵子过的格外的顺遂。

这一年的新年并不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过的第一个,但是却是格外有纪念意义的一个,珵王府喜气洋洋的,第一次屋里屋外都是人。

夜里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陆之玄早起出门的时候,才发现整个王府都被银白色覆盖,变得一片白茫茫。

雪还在下,令狐虞撑着伞走回房,就见到他站在门口发呆。

“怎么了?”收起了伞,抖去了身上沾到的雪花,令狐虞伸手,用微微发热的手摸了摸陆之玄的脸:“天气冷了起床不知道多穿两件?”

陆之玄勾了勾唇,难得来了兴致,道:“京都的梅花开了吗?”

每年的新春,都是梅花初绽的时节,京都这个时候总是格外的热闹,官员们已经封印,不管是富贵人家还是官宦人家,还有寻常的普通百姓,此时都是最得闲的,所以出去踏雪赏梅的人也是格外的多。

令狐虞似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把人推进了房间,让人又搬了两个暖炉进来,这才道:“想去赏梅?”

“主要是想出去走走吧。”陆之玄笑眯眯的,任由对方搂着自己给自己取暖,喝了点粥之后,才指着门外的雪道:“西域的雪啊,总是伴随着黄沙,下得大的时候,沙漠就变成了雪漠,一片白茫茫的,像是望不到尽头。这个时候,教内的人都不会出教,年前早就准备好了的食物足够我们欢度新春,我还记得教众们唱着歌跳着舞的画面,很好玩的。我就见过那样的雪天,中原下起雪来有多美,我还不曾见识过。”

令狐虞听完了他的话,也跟着他往外看。“想出去走走就一起去吧,叫上他们一道,我们出去踏雪赏梅。”说完了,他转头就亲了亲陆之玄的侧脸,笑着道:“等到开春了,我就陪你回西域,说起来,我还未曾见识过圣墓山的半点风采呢。”

陆之玄满意的眯了眯眼睛,起身就要往外走。“你会很喜欢的,开春的圣墓山,可比南朝山好玩多了。”

见他着急出去,令狐虞颇有些无奈的取过一旁的大氅,跟着也出去了。

他大早上起来发现下雪了,便吩咐人把之前赶制给陆之玄的大氅取出来,一直就放在极为显眼的位置,但是他愣是当作没看到。

午时,珵王府便有车驾离开了府邸,往郊外去。

陆之玄拉着曲尽青有些兴奋道:“我们去堆雪人。”

曲尽青裹了裹自己身上的大氅,毛茸茸的领子包裹着他略显妖异的脸,衬得他莫名有些娇小。

毕竟他都快缩成一团了。

“你又不是三岁小童,堆什么雪人。”他有气无力的反驳看起来很幸福的某只猫。

“又不是小朋友才能堆雪人,而且我的确带了小朋友出来。”伸手摸了摸旁边被裹成了一个球的太子殿下,陆之玄笑眯眯道:“太子殿下也一定很想玩雪吧。”

虞安翰乖乖的点了点头,看起来格外的乖巧。

曲尽青抖了抖,段祁谦又给他裹了一张毯子,皱着眉道:“青青若是太不适应这里的天气,不如与我回江南去?”

大概是因为五毒是西南教派,五毒总坛所在的地方夏季闷热,冬季冷而不寒,所以曲尽青这具身体格外的怕冷,所以他这段时间总是没什么精神。

听到段祁谦也是瞥了他一眼,嫌弃道:“现在走也赶不及新年了。”

段祁谦摇头道:“可是还有元宵灯会啊~上次百花节出了些事,这次灯会我可以带青青好好去玩。”

曲尽青非常的无语:“新年不回家,你真的是武林盟主吗?”

“就算整年不回家,只要我不死,就还是武林盟主。”难得见到曲尽青这幅动都不想动的慵懒模样,段祁谦非常乐意和他多说说话,讨点嘴上的便宜。

陆之玄发现自己被无视之后,耸了耸肩,拉着小殿下坐到车门那里,探出脑袋问坐在车轩的令狐虞:“雪停了?”

“嗯,太阳也要出来了,你想玩雪,应该很适合。”

陆之玄心情一下子就明朗了。

人一旦安逸下来,时间就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天气便已经转暖,三月份的时候,京都已经开春了,陆之玄和令狐虞也已经收拾好了行装,与荆堂和陆之瑶一道,踏上了前往西域圣墓山的路。

因为两人在一起之后,两个教派之间的联系更加的紧密,这一条链接中原与西域的路也被他们掌控在其中,所以这次的车程格外的快,还未入夏,他们便到了圣墓山。

圣墓山高耸入云,山顶常年都有积雪,西域魔教总坛在陆之玄到来之后便设立在半山腰处,修建的格外的宏伟,虽然这里不似游戏中明教的场景一般永远都是黑夜,但是那种建筑风格倒是和明教一脉相承。

从入了圣墓山境内便全是明教的地盘,一路上山,明哨暗哨遍布,令狐虞颇有些啧啧称奇,在陆之玄冲他得瑟的时候,想了想也没有说他什么。

总坛之前有一个非常大型的广场,中间是圣火台,陆之玄当初做规划的时候想的格外的好,现在圣火也一直在燃烧。

圣火台前,站了一大堆的人,见到陆之玄踏上了山,声响震天动地。

“恭迎教主回教!”

陆之玄没想到他们回来会来这一出,没回过神来惊得后退了一步差点没绷住。

令狐虞按住了他的肩膀,把人固定住了。

陆之玄咳了咳,脸上的神色完全没有变,两年多的教主装逼经验告诉他,作为一个上位者,气势这种东西,一旦强到了一种地步,所有的人都会不敢直视你。

所以下一秒陆之玄气势大开,让那些许久不见教主,颇有些蠢蠢欲动的人心中一颤,将头低得更下了。

绷着脸一副高山雪莲模样的陆之玄很容易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就算再久没有待在总坛,只要他一回来,整座圣墓山都会对他俯首称臣。

而现实的确也是这样。

陆炜虽然年迈,但是因为武功高强,看起来十分的神采奕奕,满头的白发依旧不减他的风采,弓着身行礼时候,也绷得像是一把待射的箭羽。

陆之玄亲手把他扶了起来,神色微敛,柔和了些许,“这段时间辛苦炜叔了。”

陆炜豪迈的大笑了几声,道:“老夫的命是教主救下的,能为教主肝脑涂地,那是我之幸,哪有什么辛苦之说。”

陆之玄拍了拍他的肩道:“炜叔这话说的,我接下来都不敢劳烦你了。”

陆之瑶跟在陆之玄的身后,微笑着看向陆炜,圣女的架子端的格外的好。“父亲,按照您的吩咐,我已接回了教主。”

陆炜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道了一声辛苦,又夸了荆堂两句,这才把目光看向令狐虞。

令狐虞站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但是他神色不变,只是看着陆之玄,神色缱倦。

教中大多数人都知道自家教主在中原给他们找了一个教主夫人,而且对方还是中原魔教的教主,听传说就很牛逼的人物。只是在脑残粉心里,什么人都没有他们教主强,所以这个人就自动成为教主夫人了……

这些人的目光有如实质,陆之玄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他咳了咳,面不改色道:“这是我的爱人,这次与我一道回来。”

西域魔教围观吃瓜群众:“教主夫人好!”

令狐虞笑了笑,算是回应了。

到底谁是谁的教主夫人这个话题,他们可以到床上去好好谈论一下,他还是很乐意和陆之玄研究这个话题的。

陆之玄终于觉得有些尴尬了,他问了两句好之后赶紧遣散了围观的教众,拉着剩下的几个高层进了内殿。

在场的高层也只有陆炜一人是没有见过令狐虞的,倪音笙和倪清泉对于这位还是很熟悉的,早在找到教主的时候,他们就有一种就算教主回来了身边也会多带一个人的感觉,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又行了一次礼,一行人的神情便严肃了起来,陆之玄也猜到了一回来就会有事情要处理,所以先把令狐虞按到座位上,才转身道:“说吧,我让你们杀了拓拔,干的怎么样了?”

倪清泉神色为难,跪下道:“属下办事不力,请教主责罚。”

陆之玄皱着眉问:“谁救的他?”拓拔奎琅虽然身为一国帝王,但是其实他身边并没有什么实力高强的高手,到底是半路转的志愿,虽然他在高位,但是身边的得力亲信要培养起来还是需要多些时间。

如果非要说他的身边有谁能护着他的话……

陆之玄不等倪清泉开口,便自问自答道:“伽罗楠?”

倪清泉点了点头道:“伽罗楠将军拼着命也要保他,若是硬拼,我们的人也会有大损失……所以属下自作主张……”

“你们埋伏在暗处,也没能杀死他?”

“虽然能够隐在暗处,但是将军观察力极为敏锐,完全可以察觉到我们身在何处。第一次我拼死也只重伤了拓拔奎琅,没能取他性命,请教主责罚。”

陆之玄微盍着眸子,思索了一会,道:“伽罗楠的武功格外的霸道,你与他硬拼的确没有丝毫胜算。你做得没错,不用求着要处罚。”

倪音笙抱着拳道:“我们刺杀了几次之后,拓拔奎琅便颁布了退位诏书,他自己离开了皇宫去了将军府,宫中的那位皇帝是先皇的第十三子,现在尚年幼,完全就是傀儡。”

“他倒是懂我在顾虑些什么。”陆之玄冷笑一声道:“既然他自己让出了这个位置,那就别怪我让他再也拿不回来了。清泉,你去接近那个皇帝,我想,没什么人愿意做一个傀儡的。也算是你将功赎罪吧。”

倪清泉一喜,赶紧应下。

倪音笙却有些不安,她咬了咬唇问道:“教主,伽罗楠会善罢甘休吗?”

陆之玄勾了勾唇道:“伽罗楠在意的是拓拔奎琅,并不是皇位上坐着的什么人。”

倪音笙愣了愣,有了他面前的这两位作为样板,她很快就明白了陆之玄到底是什么意思。

西域魔教势大,就算是陆之玄不在的时候,伽罗楠也没把握打上圣墓山,他显然并不想和他们闹翻,只是因为有些人,不得不护罢了。

陆炜全程围观,见自家教主并没有因为之前经历的那些事情有所改变,这才心稍安,笑眯眯道:“教主路途舟车劳顿,就算是教务再多也不着急这一天时间,先歇息了吧。”

陆之玄点了点头,领着令狐虞就往自己的房间走,还对身后的人们挥了挥手道:“和以前一样,我房间不用伺候,不是关乎灭教大事,一律找炜叔,等我出来之后再来问我。”

身后的声音整整齐齐道是。

陆之玄转头对令狐虞眨了眨眼睛:“有没有很有教主的气势?”

令狐虞忍着笑赞扬道:“非常的有气势。”

陆之玄又道:“我的人是不是你的人认真听话多了?”

“嗯,你的人听话,有效率。”

陆之玄扬了扬下巴,忍着笑道:“你也就顺着我的话恭维我。”

“这世上,我也只会恭维你一人。”

陆之玄脚步一顿,转身勾着令狐虞的脖子,便吻了过去,吻得有些气喘吁吁了,才放开了人,欢喜道。

“这世上,我也只和你一人炫耀。”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你看到了止不住的笑意与温柔缱倦。

只对你一人闹,只对你一人温柔;只为你一人欢喜,只为你一人思虑。

只喜欢,只爱你一人。

我的爱人。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撒花?★,:*:?( ̄▽ ̄)/?:*?°★*

这是最后一篇番外了,如果我真的想要印书,应该还会再加,比如猫耳play之类的,但是这里就没有了╰(*°▽°*)╯

明天开始更新快穿文→<font style="border-style: double;" color="66ccff">【快穿】谁动了我的尾巴!

千年狐狸精受x闷骚冰山攻_(:3」∠)_大家知道我给的属性一般都不怎么对的,和原总裁他们是一个系列的,但是完全独立,不看前面的几篇也没关系。

毒哥应该是七月中旬或者下旬开,大纲已经在写了_(:3」∠)_没有思路我不会乱开文了(〒_〒)

最后给你们爱的么么哒╭(╯3╰)╮谢谢你们的陪伴和鼓励,大家江湖再见。

Tags: 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相关文章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