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又污又好看的小说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星光依旧,光芒洒在那些高大的的冰山之上,倒映出斑斑点点的光辉。

铁龙站在帐篷之外的沙地之上,嘴角逐渐上扬,那件带着铁钉的牛仔背心微微飘动,那是渴望的笑容!

在他和帐篷的周围,无数高耸的冰山从远方向这篇区域极速推进,巨大的重量将所过之处的一切全部粉碎,部分来不及逃窜的生物被冰冻其中,还保留着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

铁龙轻喝一声,狠狠地跺了沙地一脚,一股无形的气浪替他的脚跟为中心向四周扩,掀起无数粉尘。那些冰山在触碰到气浪的那一刻猛地停下,像是有一只巨大的手掌抵住了这些冰山前进。

在最外围的冰山表面之上,无数裂痕蔓延而开,破碎的冰屑在半空中飞舞,像是晶莹剔透的钻石。

整个冰山群一阵挪动,不再是向前,而是微微后退了一段距离,无数根锋锐的冰矛从冰山表面挣脱而出,像是无数条战意高昂的雪蟒一般,直直地朝铁龙刺去,没有一丝的犹豫和停滞。

铁龙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只是挥出了一拳,却带起无数拳影,每一拳影都和一根冰矛相撞,连绵不断的爆炸声在半空中响起,浓郁的烟雾飘散在这片区域。

“这些小把戏就不用玩了吧。”

“你我之间用不着试探了。”

“你说呢?!”

“冰霜皇冠冕下!!”

最后一句话铁龙一字一顿地说,带着一丝咬牙切齿。

他看着那茫茫的夜空和那高耸的冰山,全身的骨骼发出清脆的声响。

“发生什么事了?”

帐篷的门帘被撩开,音华探出了脑袋,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住了。

“你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要出来。”

铁龙直接吼道。

“其实让他们看看也没有什么关系。”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我的阵容的。”

“这是他们莫大的荣耀!”

“你觉得呢?!”

“铁龙。”

“好久不见了。”

在半空中响起一个平淡的声音。

一股剧烈的寒风吹过,帐篷被连根拔起,其中的三人愣在了原地。

万千冰山之上,无数寒冰开始凝聚,逐渐形成一把悬浮在半空中的王座,甚至连那些古老的雕纹都一清二楚,恐怖的威压像是无数大山压下一般,让空气都变得凝滞起来,似乎无法吸进肺部之中。

一道修长的身影斜靠在王座之上,单手靠在扶手之上,支撑住那张几乎在人间无法寻得的俊美脸庞,一头冰蓝的长发懒洋洋地飘洒而下,隐约闪着寒芒,冰蓝的眼眸之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居高临下,像是蔑视。

铁龙冷哼一声,一股狂暴的血气从他的体内涌现,像是血色的盔甲一般覆盖在他的皮肤之上,那是在千军万马中厮杀数年才会有的杀气,每一股像是可以滴出血来,硬生生在这片几乎凝滞的寒气和威压之中挤出一片天地。

“用不着对他们动手。”

“你的对手是我。”

铁龙的身体横在三人之前。

“见到你时他们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算个屁的荣耀。”

铁龙的声音很冷。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粗鲁。”

王座之上的青年笑了,像是极北之地的玄冰一般纯洁。

“对你为什么要可客气?!”

铁龙吐了一口唾沫。

“他是冰霜皇冠?!”

音华有些颤抖地问道。

“对。”

铁龙点了点头。

音华和少女的脸庞之上瞬间毫无血色。

就连阿尽的脸上也是无比的恐惧,怀中的小狗崽半弓着自己的身躯,咆哮在它的口腔之间流转,低沉无比。

猩红深渊·冰霜皇冠!!

在这个世界上,冰霜皇冠这四个字代表着恐惧,无论是联盟的墙内域还是在那些普通的恶魔种族之中,这四个字都是最可怕的存在。

所谓的猩红深渊是恶魔之中地位最为高等的一个机构,在内无一不是实力贯彻天地的顶级恶魔,代表着恶魔族最为顶级的战力,即使你是恶魔族中最低劣的存在,如果和猩红深渊扯得上一丝关联,也会被那些平时高高在上掌管一地的恶魔领主视若上宾。除了在猎魔历1763年被光辉之翼魏青羽杀穿之外,再无败绩,每一次出手都会掀起一片腥风血雨。而冰霜皇冠就是猩红深渊之中排名前五的存在,也是恶魔历史上最年轻获得猩红深渊资格的存在,猩红深渊中一直只能存在是十名成员,想要进入深红深渊的方法就是击败一名猩红深渊的成员,将他淘汰出猩红深渊。

那一天作为冰魔族历史上最年轻的族长的他选择挑战在猩红深渊之中占据一席已达一百年之久的荒古巨力,血战三天后,荣登腥红深渊!

封号,冰霜皇冠!!

至今执行任务上百起,无一失手,死在他手下的联盟强者不计其数,短短的几年之内,在联盟之中凶名远扬,是联盟黑名单之上的极度危险对象。

而今天,阿尽亲眼见到了这名煞神,亲眼见到了这传说中的顶级大恶魔!!!

“看来我这几年在你们联盟之中的名声越来越大了啊。”

冰霜皇冠的嘴角微扬。

“臭名昭著而已。”

铁龙冷笑道。

“那让我来看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实力是不是和你的嘴炮一样得到巨大提升?!”

冰霜皇冠的面容之上布满了寒意。

“求之不得。”

铁龙全身的血气爆发到一个极限,直冲云霄,一柄巨大的单手斧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嗜血的气息在这片天地中蔓延,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那不柄巨斧的渴望,对鲜血的渴望。

整柄巨斧通体呈现银黑色,金色的符文在上面流淌着,逐渐在铁龙的手上化为一双厚实的金色护手,这是符文实体化!!

斧柄的最前端有着一个狰狞的兽首,口腔张得很大,可以清晰地看见其中的每一颗牙齿,闪烁着森寒的光芒,锋利的斧刃上印刻着一只类似于石像鬼的恶魔正在展翅高飞。

这是一件明显恶魔制式的武器,却被铁龙用的称心如意。

“这件武器你还在用?”

冰霜皇冠的眉毛轻轻上扬。

“如次趁手,为何不用?”

铁龙的巨斧在手中挥舞出一道残影,小腿猛地发力,瞬间跳跃至半空之中,巨斧高高举起,带起锋利的气劲。

冰霜皇冠从王座上起身,一柄完全由寒冰构成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冰蓝的光芒向四周扩散,无数的冰芒像是漫天的坠雨一般在天空中飘洒。

巨斧在冰剑在十三年后再度碰撞!!!

激烈的气浪向四周猛烈扩散。

炼狱。

老人突然站起,再度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将他的胡须和衣袍染红,他的衣袖之中跌落出一个完全断裂的龟甲,在落在地面之上的一瞬间蒙上一层冰霜,瞬间让这个房间的温度下降了许多。

“怎么了?!”

正在和金丝眼镜男聊着的耶鲁起身。

他的目光瞬间被龟甲之上的那层冰霜所吸引。

“这是。。。。。。。”

“冰霜皇冠?!”

耶鲁的瞳孔猛地收缩。

“老头子你。。。。。”

耶鲁瞬间感觉自己很是词穷。

“没错,这股味道就是冰霜皇冠那个杂种。”

老易直接拿起了他的刀。

“他来了。”

老人咳嗦了几声,整个人的精气神变得很差。

一句话像是冰霜皇冠的寒冰一般,将整个房间冻结。

“怎么可能?!”

金丝眼镜男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

“圣羽之墙的那帮家伙在干什么?!”

“猩红深渊的家伙什么时候可以随便进出墙内域了?!”

“他们都是摆设么?!”

金丝眼镜男

“这是一个超距离传送符阵,在圣羽之强的默许范围之内,但是传送单位的持续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圣羽之墙的力量会让传送单位强制回到墙内域之外。”

“那为什么我们没有感知到?!”

耶鲁问道。

“应该是冰霜皇冠施展了什么手段吧。”

老人喘着气。

“窥天只能知道这么多了。”

“你们分出一个人去帮助铁龙。”

“他独自对战冰霜皇冠会很吃力。”

老人冷静地下达着命令。

“再分出一个人去召集在外的学员,全部回到炼狱之中。”

“一切等冰霜皇冠离去后在再做决定。”

老人的状态似乎恢复了一些。

“真的希望他现在在这里啊。”

“如果他现在在这里一切可以迎刃而解啊。”

老人轻声叹气道。

“所以就得依靠我们了。”

耶鲁的眼眸之中燃起两团火焰。

当年的炽热正在一点点的回归。

“耶鲁。”

老人突然说。

刚在还是一屋子的人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剩下了耶鲁和老人。

“老头子你说。”

耶鲁扶住老人。

“冰霜皇冠的目标是不是阿尽?”

老人的脸上出现啊了一丝淡淡的愁容。

“不知道。”

耶鲁摇了摇头。

“但是八九不离十。”

“在阿尽刚刚斩杀掉1013这个恶魔后短短几个小时后就立刻出现了冰霜皇冠,这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

“但是一个阿尽就派出冰霜皇冠似乎就太过于大材小用了。”

“除非,那个布局者的目的是想将我们解决掉!!”

耶鲁周围的空气开始迅速炽热起来。

“很可能传送过来的不只是冰霜皇冠!还有别的!”

耶鲁的拳头猛地握紧。

一股突兀的寒气在空气中炸开,上千声巨大的咆哮在炼狱之外响起。

耶鲁和老人的脸色猛地变了,没有一丝血色。

“妈的!”

老易直接将门踹开。

“外面都是冰魔!!”

“怎么办?!”

耶鲁咬了咬牙,眼神朝窗外看去。

炼狱的一面围墙已经崩塌,一个通体冰蓝的巨大的生物在围墙的废墟之上仰天咆哮,它的全身像是完全由那些冰蓝的巨大冰块组成,或大或小,体积和形状都不一,构造出充盈的体积感,一对下肢极为粗壮,向前半弯曲,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一双前爪拖到自己的腿关节处,像是两根钢柱一般在身侧晃动。

惊人的寒气向四周扩散,在地面之上结起厚实的冰霜。

七级恶魔!!幽蓝冰魔!!

如果仅仅是一头还算不上过于恐怖,但是它的身后却有着一片幽蓝的海洋,沸腾着,有着惊涛骇浪。

这片海洋已经将这片营地团团围住,几乎水泄不通。

“这是。。。。。。。”

“大半的冰魔精锐啊!!!”

老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们中套了。”

耶鲁看着那片幽蓝的海洋,面沉似水。

“我刚才的分析可能错了。”

耶鲁叹了一口气。

“那个布局者的目标就是铁龙和阿尽。”

老易握紧了手中的刀

“对。”

耶鲁点了点头

“铁龙是我们这里最具有战斗力的一个,相比我们其他人来说。”

耶鲁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

“如果将他除掉,那么阿尽将不会再是问题。”

“至于我们只需要让这群冰魔把我们死死缠住,不让我们去支援铁龙就可以了。”

“所有的目的就是要把铁龙阿尽和我们隔开!!”

冰霜在地面之上绽放而开,像是一朵绽放而开的莲华,散落了一地。

铁龙的身体猛地窜起,避免被那些寒冰波及到,同时释放出一道血色,将那些在地上疯狂蔓延的寒冰在阿尽三人之前止住。

他无法将全部的专注投入到这场战斗之中,因为他还要保护阿尽他们,根本不敢放开手去打斗,但是冰霜皇冠就是看准这一点,疯狂地使用一些大范围的术式,让他不得不被迫防御。

“你不太认真啊。”

冰霜皇冠轻声说。

手中的长剑分出三个寒冰的剑尖,猛地飞散,两柄从不同的角度封住铁龙的身体。,剩下的一柄直刺阿尽。

巨斧却是灵巧的横在胸前,血气在一瞬间实体铠化!!

宽大的斧刃挡住其中一个剑尖,血铠挡住另一枚,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他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身形直接急退,在地面之上留下一连串幻影,极速的脚步踢起一阵沙尘,整个身体向前探出,手臂舒展到最长,握住巨斧斧柄的末端,用宽大的斧刃挡下即将刺中他们的冰刃。

他微喘着起,半跪在沙地之上,巨斧的前段插入沙地之中。

“这么几下就不行了?”

冰霜皇冠的嘴角带着些许戏谑。

“不。”

铁龙忽然笑了。

“这只是开胃菜。”

“好久没这样活动过了。”

“总要热热身。”

铁龙缓缓站起,全身的血气突然收敛了。

巨斧依然插在地上,像是不再需要武器了一般。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