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女女做爰图片

十里红妆,漫天飞花。

宫翊策马踏着红毯走来,眉目清朗,气韵出尘,大红的喜服更为他清绝的容颜平添一分艳华。

他身后紧跟着八人抬的喜轿,轿身四周缀着各色宝石串成的流苏,随着队伍前进的步伐晃动,折射出炫目的光。

那光,像一柄利剑,狠狠扎进淳于妩的双眼。

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不堪。

他不是曾说,爱给她,家给她,一切都给她?

他不是曾说,满城灯火,一世不灭?

他不是曾说,她会是他唯一的王妃?

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些话算什么?

她,又算什么?

心口一阵阵抽搐,淳于妩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目光一动不动,始终紧盯着走近又走远的迎亲队伍。

乐声渐止,人潮渐散。

淳于妩攥紧掌心,朝着队伍的方向追去。

喜轿在七皇子府前停下,喜婆高唱着“迎新娘下轿”。宫翊便下了马,走到轿前,俯身去掀轿帘。

一道清丽的声音,突然在低低谈论的人群中响起。

“宫翊。”

宫翊的手,瞬间顿在空中。

聚集的人群朝两边分散,淳于妩一步步走上前,软绵的地毯却仿佛长着刺,让她的每一步,都迈得艰难。

淳于妩在宫翊面前站定,迎上他震惊的视线,缓慢道,“七皇子殿下,能否借一步说话?”

一旁的喜婆急道,“大胆,也不看看今日是什么日子,耽误了皇子殿下的吉时,你有几个脑袋来砍?还不来人”

宫翊抬手打断喜婆的话,看向淳于妩,脸上的震惊之色已然不见,淡淡道,“有什么话,你就在这里说吧,我不想我的王妃日后遭人非议。”

“我的王妃?”淳于妩反复咀嚼这句话,凝视着宫翊。

他的眸光淡漠,没有任何一丝暗示,仿佛她和周遭的所有人,并无不同。

所以,他这是承认了吗?承认了他要娶别人?

她不信昭告天下的皇榜,不信满世界的议论,就连这一刻之前,她甚至不信自己的亲眼所见。他要她无论何时都要信他,可她满心的信任,换来的却还是不能信。

最后的一丝希冀,被他亲手破灭。

剜心的痛,莫过于此吧?

淳于妩慢慢垂眸,“没什么要问的了,我已经得到答案。”

淳于妩有些恍惚地转身,踩着虚浮的脚步,走向人潮外,只想离开这片不属于她的天地。

喜轿的帘子却突然被从里掀开,身着新娘喜服的谢瑶示意喜婆上前搀扶,她步下轿子道,“姑娘请留步,你远道而来,怎能不喝一杯喜酒就走。翊哥哥,你说呢?”

宫翊从喜婆手中接过谢瑶的手,“她若愿意留下喝一杯,我自当欢迎。”

“那姑娘便进去喝杯喜酒吧,跟着沾沾喜气也好。”谢瑶自然而然挽住宫翊的胳膊,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他身畔。

淳于妩回头,便看见这样的一幕,心中又是一痛,淡淡道,“不必了,七皇子殿下的府邸,我高攀不起。”

“姑娘是不愿意进去?翊哥哥,那我们就在这里给她斟上一杯。”谢瑶转而吩咐喜婆道,“陈婶,去倒杯酒来。”

“我去吧,她是我的客人,理应由我敬她。”宫翊从谢瑶手中抽出胳膊,进了府,片刻倒了杯酒端出来。

宫翊将酒递给淳于妩,“薄酒一杯。”

“真好,了结薄情一段。”淳于妩望着宫翊低喃,伸手将酒接过,仰头饮尽。

酒滑进喉咙,火辣辣燃到心底,淳于妩浑身每一寸都被灼痛。她轻轻松手,琉璃杯从指间跌落,以绚丽的弧度坠于地面,飞溅的碎片划过足背,拉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细密的疼意泛开,淳于妩却连眸也未垂半分,此刻纵是粉身碎骨,可只要有一口气悬着,任何皮肉之伤都不及这锥心之痛。

他说娶她,到头来,给了她一杯,他和别人的喜酒。

淳于妩突然有些想笑,但忍住了,一弯眉眼,蓄在眸底的泪便会落下,她不愿更狼狈。她挺背转身,双眼直视前方,擦着宫翊肩侧走过。那张镌刻在心底出尘绝俗的容颜自余光里一点点退去,渐渐被抛在身后

结束一段相遇,落幕一段感情,血变冷心变硬,可生活仍要继续。她活着,从不是为谁而活。

身后似乎有人要来拦她,又似乎被他喝住,似乎有谁的目光紧锁着她

淳于妩没有再回头。

可经过轿子一霎,她的双腿却猛地一软,她一把扶住轿辕。

才收回目光的所有人,听着动静,就又看了过去。

只见淳于妩身子微颤,扶住轿辕的手,似因极其用力,手背竟显露条条青筋。她缓缓回头,脸上没有丝毫血色,惊怒与沉痛交织酝酿,透出浓郁的悲戚。

“为什么?”淳于妩咬着牙,一字一字道。她的眼瞪得极大,直勾勾盯着宫翊,似乎想看穿他血肉下的那颗心。

宫翊回望淳于妩,静默片刻,面无表情道,“你走吧。”

淳于妩的眸子顷刻一片深红,有嗜血的气息在里面疯狂涌动,宛如上古的神一念成魔,望而胆寒,所有人都不禁觉得下一瞬她便会朝宫翊扑去。

宫翊不畏不避,最后看了淳于妩一眼,转开脸淡淡道,“时辰还来得及。”

淳于妩的眸光亮了亮。

宫翊却是径直走向谢瑶所在的方向,牵起她红裳下的素手,语气柔和道,“我们进去拜堂。”

淳于妩眼底的光,彻底熄灭。

黑暗兜头罩下,掩去世间一切,她仿佛看见红烛光影里,宫翊携着谢瑶拜了下去。

那一跪,正跪在她心口,五脏俱裂。

淳于妩攥紧指尖,轿辕在手中碎开,坚硬的木茬儿扎进掌心,她闭目仰头,提气飞掠而去。

鼓乐笙箫再起,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回新人身上。

谁也未见暗处,有一队人,追往淳于妩离去的方向。

淳于妩一路狂奔,暴雪刀般刮过身体,她早分不清是感官上的痛还是心更痛,只觉胸臆间气息翻腾,步子越迈越缓慢,天地仿似旋转。

终于,淳于妩吐出一口血,踉跄数步勉强站稳。她回头,漫天白茫里那片醒目的黑色已经追近,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将她团团围住。

为首的隐卫拔剑指向淳于妩,“束手就擒,留你全尸!”

“我若不呢?你要将我大卸八块?”淳于妩挺背,寒凉的眸光紧锁那人,凌厉而锋利。

为首的隐卫只觉心中一颤,仿佛有道道冰剑,直插心窝。不过一瞬,他便镇定下来,冷冷道,“就算没有我们追杀,你也活不成。来杀你,是给你痛快!”

“是吗?”淳于妩抿紧苍白的唇,声音微不可察的颤抖道,“这是他的意思?他,真要置我于死地?”

“当然是主子的意思,你不是已经饮下毒酒?”

淳于妩眸子微转,瞥向衣衫腰间处那道被树枝划破的口子,隐约露出的白皙肌肤即将被紫黑浸染。

心再次被撕开,雪原呼啸的风从血淋的伤口穿过,寸寸成冰。

淳于妩自嘲般扬起唇角,“是啊,那杯酒,是剧毒。”

他亲手递给的她!

这一刹,淳于妩似耗尽所有力气,腥甜的血自喉头涌来,她抬手去拭,却怎么也拭不净,血不断从指缝溢出滴落在衣襟,晕开一朵朵红黑色的花。

记得他说,此生唯你与天下而已。

她却不知,当两者只能选其一,她便被舍弃!

淳于妩眸底闪过一丝锐痛,有雾气氤氲又散,只剩一片荒芜的空洞,了无生机。

突然,她拼尽全力狠狠一跺,脚下冰面尽碎。

无边的水灌入口鼻,没过头顶,寒冷彻骨。

淳于妩惨淡而笑,缓缓闭上眼睛。

两年后,冰雪原。

茫茫雪野,一栋小木屋静静伫立,屋顶的烟囱飘着袅袅白烟,仿佛在召唤归家的人。

屋内,女子素钗拙布,坐在暖炉前,悉心熬着一锅鱼汤。一只浑白的小狐狸趴在她脚边,拨玩着一个线球。

不知是不是闻到鱼汤的鲜味,小狐狸跃上女子的膝盖,“呜呜”低吟了两声。

女子温柔地摸了摸小狐狸的头道,“姑姑说今日有客人要来,这汤可不能让你先尝。”

小狐狸又“呜”了一声,咬住女子的袖子,扯着她作势往外去。

“客人随时会到,现在也不能带你去叼鱼。”

女子被扯得一个趔趄,却也不恼,自从两年前这个小家伙把她当成一条大鱼从冰河里叼上来,咬她袖子拖她走,就成了它的习惯。

辛亏有这个小家伙,她才能被姑姑所救,捡回一条命,也才知道解母子蛊的代价,以及那场盛世婚礼当日谢家因谋害皇子被株连九族

女子俯身,想从小狐狸嘴里抽回袖子,不料它紧紧咬着不肯松口,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咕噜噜转悠,不时瞟向半掩的门扉。

“小家伙有些反常啊。”女子疑惑看向门边,这才发现地上似乎有一抹影子。原来是有人来了,怎么也不出声?她纳闷的皱了皱眉,抱着小狐狸起身,朝门边走去。

拉开门,女子却宛若被涌进的漫天风雪一下冻住,僵在原地。

天地间,只剩面前这一人。

雪衣宽袍,玉冠束发,清俊的面庞亦如从前,连表情仍是寒峰高冷。

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先开口。

半晌,他抬手拂去落在女子衣襟上的一片雪花,柔声道,“阿妩,好久不见。”

女子喃喃,“是啊,都快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

他闻言一笑,竟有一个前所未见的浅浅梨涡,在他的左颊若隐若现,万物生花,天地失色。

“那就用我的余生让你记住。”

全文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