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男朋友在学校做了

密林中,一个红发少年玩了命的在雪地中连滚带爬的跑着,风和雪刮得他单薄的身体隐隐作痛,而身后一个黑大汉跟疯了似的在追逐着。

“你蛇精病啊!东西又不在我身上!”攸诺边跑边大骂道,“你追我做什么!要追也要追加登吧!你到底想干嘛啊!”

德拉克也觉得奇怪,他自认为自己的嗅觉很不错,明明自己一路追逐着冰狸身上的味道跑的这条路,可是冰狸却不在攸诺手上,算了无所谓了,就算是加登带着冰狸,肯定跑不远,而只要把攸诺拿下,那个可笑的魔法学徒,只需要一个战吼就能收拾掉,他的冷笑声仿佛已经在攸诺耳边回荡,攸诺心中一阵哆嗦,微微一个侧转身

德拉克那一记重拳虽然被攸诺险险避过,但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两米多的深坑,攸诺看得心惊肉跳,他破口大骂道:“有必要吗!你特么的有病吧!”

“有必要,当然有必要,”德拉克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在我们家乡有句老话,巨龙就算和一只土狗作战,也要竭尽全力”

攸诺脸上一阵黑,妈蛋,此情此景,确实应了德拉克的话,德拉克就是条不可战胜的巨龙,而他攸诺晃了晃脑袋,竭力想把自己土狗的形象从脑子里晃掉,他气喘吁吁的说道:“王八蛋,少爷我和不和你动真格的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了吗?!”

德拉克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耻笑道:“小狗,还藏着掖着什么奇怪的招数吗?来吧,让老子再好好开心开心吧!”

攸诺平缓了一下气息,扬起双拳摆了个架势,德拉克看着攸诺一本正经的姿势,不由得也开始正视起他来,攸诺全身上下浮现出淡淡的白色光芒,脸上呈现出了一副肃穆的表情,他身体微微一沉,一个马步站得纹丝不动

“这应该是一种增幅术吧,贵族少爷家的私藏还真有趣,”德拉克心中暗自想道,同时也稍微低了低头,站稳了脚步

“喝啊!”攸诺大吼一声,动作迅速得有如爆炸一般,身形在雪花中竟似有些残影,阿切尔家族中有一些基础的光明魔法课程,而他刚才在自己身上施加了一个速度增幅术,如果他之前的动作是一只小猫,那现在的速度犹如一只猎豹!而攸诺怒视了德拉克一眼后

转身就跑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跑得非常的果断,甚至连一点点迟疑都没有!

德拉克一阵愕然满头黑线,摆了个这么大的声势,还以为他要冲上来和自己奋死一搏,没想到啊没想到

攸诺这边继续上演着被捕猎的剧场,而加登加登此时扛着那只冰狸,嘴中哼着歌,慢悠悠的在雪地上信步而走,似乎完全不担心会被德拉克抓住。

“今天天气好晴朗我背着那可口的小狐狸甩掉讨厌的大黑熊可怜攸诺不知情被追得团团转抓住就是一顿揍啊一顿揍”加登哼着自己编的曲,抬头看了看空中飘落的雪花,“不知道攸诺有没有跑掉呢,他一定没发现我所谓的魔法印记其实是瞎掰的吧,哈哈哈哈”

事前,加登在攸诺身上施放的魔法印记,是加登的一个追踪型魔法,这是加登对攸诺解释的,实际上是他扯下了冰狸身上的屁股毛,那个地方是冰狸味道最明显的地方,然后使用了冰系魔法的冻结,将那一小撮毛冻在攸诺的后背上加登打定德拉克这个家伙肯定是第一时间想找回自己的猎物,事实上,他的确蒙对了!

加登在一颗积雪较浅的松树旁坐了下来,他抚摸着冰狸身上的皮毛,闭着眼开心的念叨着:“肚子又饿了,现在就吃掉这只狐狸好了,然后扒了它的皮,啊吃饱又穿暖,人生好惬意啊”

加登在雪地上摸了摸,手中银光闪烁,当他再抬起手时,一把两指宽一掌长的冰制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不得不说,这一手冰系魔法他玩得还不错,加登上下打量那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冰狸,匕首晃动着,考虑着从什么地方下刀不会太损伤皮毛。

“你应该从脖子处动刀,一刀直接划到尾巴处,掏出它的内脏扔掉,那东西味道非常臭,还有哦,它的心脏下面三公分的位置有个无色针状的结晶体,那个不是魔晶,那个是冰狸身上的毒素哦,要是不小心弄坏了,这一整只就不能吃啦”

加登边点头边说着是,刚要动刀,猛的冷汗直流,背后什么时候多了个人说了那么多话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加登慢慢的扭转着脑袋,就似那生锈的螺丝一般,却看见了一脸微笑的德拉克

什么鬼!怎么回事!这个黑鬼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去追攸诺吗!难道攸诺把他甩掉了?!

加登心中宛如一万只草泥马来回奔腾,德拉克依旧微笑着看着他,半晌,德拉克口中嗔怪道:“你说你这么一个小孩子怎么不懂照顾自己,就穿这么件单衣,不冷吗?”

说罢,德拉克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加登身上,加登瞪大着眼睛,嘴巴张得可以放下一个拳头,这个人怎么回事?刚才一见面就对自己和攸诺大打出手,现在又张口闭口关心起自己来了?这个人是有病吧?

加登哇的一声直接大哭起来,倒是把德拉克吓了一跳,他手足无措的晃着双手,最后才把手放在加登头上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加登看着德拉克那只巨灵掌,更是吓得魂不附体,他三下五除二脱下外套,连同冰狸高举过头

“大爷饶命!”,加登一下子拜倒在德拉克身前,语无伦次的求饶着,“我上有八十岁的女儿下有还在吃奶的老母,我出来卖也是逼不得已的啊!大爷饶命啊”

“吵死了!安静一点!!你这只小狗吵得我头疼!”德拉克一声大吼,吓得加登脑子一蒙一蒙的,加登抬起头,却看见德拉克手中提着攸诺,一脸邪笑的看着他

嗯嗯?嗯?!好像有哪里不对!加登使劲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眼前的德拉克好像变成了两个人?难道是自己又饿得头昏眼花有幻觉了吗加登看了又看,当确定没有看错后,他眼睛一翻,直接昏了过去,而在他昏过去之前,他脑子内唯一想的就是

一只黑鬼两只黑鬼一只黑鬼两只黑鬼

在一片黑暗中,加登疯狂的跑着,耳畔处总是传来一阵阵阴森森的呼吸声,如同怨灵般撕咬着他的耳膜,眼前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忽然眼前一道烛光燃起,加登犹如捡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向烛光跑去,烛光处坐着两个人,他刚想开口问话时,一个人猛的一抬头!

“你要去哪里!”德拉克厉声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

加登惨叫声还没停止,另一个人也抬起了头

还是德拉克!还是那句话!你要去哪里!

“啊啊啊啊啊啊!”加登惨叫着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德拉克和攸诺就坐在他的旁边。

加登看见德拉克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破口大骂:“你这个黑鬼到底想干嘛!玩我们啊!”

当加登定下神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身旁还坐着另一个人

“攸诺,这里一定是地狱吧,这两个人一定是地狱的使者吧?他们要来接我们下地狱的是吧?”加登看着攸诺,神情恍惚的问道。

德拉克丢过来一支冰狸的腿,哼了一声:“这个是我的双胞胎哥哥,戴夫瓦尔兹。”

加登此时才注意到这两个人并非完全一模一样,德拉克头上寸草不生,却留着一大把钢针般的胡子,而戴夫却是一头梳理得很齐整的蓝色头发,下巴却是将胡子剃得一干二净,倒也不是很难分辨。

德拉克口中的戴夫,他温柔的笑道:“你们两个没事吧?虽然德拉克是粗鲁了点,但他只是找你们玩玩,并没有恶意,你们就原谅他吧。”

攸诺和加登看着满脸微笑的戴夫,却完全舒坦不下来,只觉得脸部神经一阵抽筋你看着一只狗熊对你咧嘴笑你会开心吗?说不定下一秒它就要露出血盆大口扑过来了呢!

加登看着鼻青脸肿的攸诺,嘟囔着嘴说道:“这是玩玩吗?他要是真想修理我们的话,是不是我们已经被大卸八块了啊”

德拉克冷哼一声瞪了加登一眼,吓得加登差点把脑袋缩回脖子下面去,攸诺尴尬的摸了摸头,低声说道:“我这伤是从悬崖边掉下去摔的”

加登撇了撇嘴,却发现自己和攸诺两人都光着上身,都披着一件兽皮,而两人的上衣都在戴夫的手上,而戴夫他居然拿着一根骨针在给他们两缝衣服攸诺和加登二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戴夫熟练的穿针引线,不一会功夫便把两人破旧的衣服缝好了你能想象一个大男人,不对,是一个熊一般的大男人拿着针缝衣服的样子吗?!更可怕的是,看他的动作他似乎很擅长这种家庭妇女的工作啊!!!

戴夫皱着眉头将衣服递给二人,口中怜爱的说道:“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衣服破了也不知道补一下把衣服都穿上,当心着凉了”

攸诺和加登已经懒得再说什么了,嗯,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戴夫在他们心中似乎一下子伟大了不少,而德拉克在二人心中的形象,嗯已经是最底层了。

“你们两只小狗,干了什么蠢事被扔到这种地方来了?”德拉克张口一只小狗,闭口一只小狗,听得攸诺和加登两人心里一阵阵的不舒服,要不是打不过他,早就冲上去扇他了。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加登将口中的肉吞下肚,一边舔自己的手指一边说道:“我不小心坐错船了,不然我才不到这种鬼地方来呢。”

“我刺伤了一个贵族,”攸诺别过头靠在墙上满不在乎的说道,“可惜好像没有弄死他。”

听到攸诺的话,戴夫眼中的色彩似乎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就消散了,德拉克看了他一眼,转头耻笑道:“看不出你这小狗还挺有血性的,嘴巴张开我看看长了几颗牙了?”

“大狗熊,你除了叫别人小狗就没词了吗?”攸诺心想打不过难道还骂不过?少爷三岁开始读书写字,怎么着都要比你这个看着大字不识一个的人要强得多吧。

“德拉克,不要再欺负这两个小娃娃了,”戴夫挥了挥手,“攸诺,加登,你们不要怪他,他只是担心你们而已。”

攸诺和加登两人听到戴夫的话,又是瞠目结舌,二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德拉克,他担心我们?他是想玩死我们吧?

德拉克的脸瞬间又红又黑,他语无伦次的说道:“什么?我哪里是担心了?我就是单纯想找话,德拉克大叫一声直接往外跑,戴夫摇了摇头微笑道:“真是个害羞的弟弟,让你们见笑了。”

害羞?你见过一只狗熊说它其实是个怕生的小宝宝吗?两个小鬼已经懒得吐槽了。

戴夫从地上捡起一些树枝丢进了篝火,加登轻轻用手肘碰了下攸诺,低声说道:“呐,我怎么觉得我和这个人在一起更没安全感”

攸诺点了点头:“没错,我总觉得这个人更危险,你有没有听过咬人的狗不叫这句话?”

二人的窃窃私语并没有躲过戴夫的耳朵,但戴夫只是莞尔一笑:“作为同在这个地方生活的人,德拉克也只是想给你们点建议而已。”

戴夫拨弄着篝火中的火苗,缓缓的说起了往事,二十年前,阿斯提亚神殿号召各个国家集体裁军,兰邦帝国为了贯彻裁军建议,几乎每年都在裁剪一部分军队,同处军队的戴夫和德拉克在年仅二十五岁便退役了,退役后的兄弟俩回到了家乡科斯坦沃城,德拉克拿起弓箭去森林中狩猎,而戴夫做起了自己的旧营生,孤儿院的院长,说实在话,戴夫很擅长这种工作。虽然生活比较清苦,但还算过得清闲自在,可是五年后发生的一件事情却彻底改变了两兄弟的命运。

一个瓷杯在戴夫手中被捏得粉碎,两个小女孩坐在椅子上哭得梨花带雨,戴夫额头上的青筋不停的跳动着,德拉克听完两个小女孩的话后,一言不发拿起柴房的斧头就要往外走,戴夫一掌拍在桌子上,那桌子竟承受不起一掌之压,直接被拍散。

“站住!你要去做什么?!”戴夫低着头,冷冷的问道。

“我要去做什么!我要去砍死那个魂淡!”德拉克怒吼道,“出了这样的荒唐事,你能冷静下来?我却不能坐视不理!”

戴夫直起身低声说道:“对方是城主的儿子”

“那又怎样那又怎样!”德拉克冷笑道:“她们两才十岁啊!你不是这群孩子的保护人吗!你的孩子被城主的儿子强暴了啊!你还坐在这里装什么!我呸!““我要怎么做!去把那个人砍死吗?你给我好好想想!对方是城主的儿子!”戴夫吼道,“我们孤儿院还有二十几个孩子,我们会遭到对方的报复!我们还有那些孩子们,会因为你的愚蠢全部丧命!”

听完了戴夫的怒吼,德拉克恨恨的将手中的斧头扔了出去。

本来戴夫并不想对这件事情多做深究,两个受害的小女孩在戴夫的悉心照顾下也渐渐缓和了情绪,可是,终究天不遂人愿

傍晚时分,一队士兵堵住了孤儿院的门口,城主的儿子耻高气扬的念着手中的通告:“瓦尔兹兄弟二人借办理孤儿院为名,在院中圈养盗贼,经查情况属实,现查封该孤儿院,相关人等全部入狱!”

士兵们抓捕着四处逃窜的小孩,将孤儿院弄得乱七八糟,一个小男孩被一个士兵高高抓起,吓得不停的哭泣,而一只大手冷不丁的从一旁伸了出来将小孩夺下,只在一瞬间,那个士兵立刻惨叫起来。

戴夫右手托着小男孩,左手随手一丢,一只断手被他像丢垃圾一样丢在一旁他竟然将那个士兵的手硬生生的折断了!

德拉克见状哈哈大笑:“戴夫,你还真的干了啊!好,好啊!”

德拉克扬起手中的斧头,一个全副武装的十人小队,连反抗都来不及就被德拉克一个人屠杀了,戴夫右手依旧抱着那个小孩,慢慢走到城主的儿子身旁,那个人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全身颤抖站在原地,戴夫缓缓的将左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别过头微笑的对小孩说道:“乖,把眼睛闭上,要睡觉咯。”

小孩咬着下唇,点了点头,乖乖的闭上了双眼,而那城主的儿子仿佛被抽掉了脊梁骨一般,脖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事后,在全城居民的强烈反抗下,本应被处于极刑的瓦尔兹兄弟被改判为冰霜牢狱流刑五年,但却有一个附加的惩罚将孤儿院的孩子也一并流放到冰霜牢狱!

攸诺挠了挠头,旁顾左右问道:“所以你们和那些小孩都被流放这里了?那些人呢?在别的地方吗?”

“不在了,”戴夫微笑着说道,“除了我和德拉克,其他人都死了。”

“城主收买了押送的士兵,想在海上致我们于死地,”戴夫靠在墙壁上看着洞窟顶上,眼中无比的落寞,“士兵在食物中下了毒,那天亏得我们吃得较少,我和德拉克并没有被毒死,而孩子们,全死了。”

“我和德拉克杀死了船上所有的士兵后,便昏迷了,当再次醒来的时候,我们就在这个地方了,”戴夫微笑着说道,“可能因为那时海上的天气气候还不错,船竟然没有偏离航线吧。”

攸诺和加登听着戴夫那若无其事的口气,心中却是无比沉重,一时间三人相顾无言十分尴尬,攸诺抓了抓头问道:“那,那你们被关在这里几年了?”

“八年多咯,”戴夫无奈的笑了笑,“至今也从没有人来接我们回去,要么是科斯坦沃的城主从中作梗,要么就是不认为我们能活下来吧。”

“你们没想过要从这里逃出去吗?”加登看着戴夫的眼睛,直勾勾的问道。

戴夫一脸奇怪的看着他:“逃?怎么可能逃出去呢,冰霜牢狱还有另外一个别称,叫做死之牢狱,进来的犯人,根本不可能回去的,虽然法庭上定了刑期,可是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有来接回犯人的船啊。”

攸诺和加登惨叫一声,一口血差点喷出去,攸诺面色艰难的问道:“怎么,难道你们自己也放弃回到原来的家乡了吗?”

“虽然我们曾经是受害者,但来到这里的同时,我们就有了加害者的身份,”戴夫微笑着说道,“这是我们的罪过,不能逃避,这是身为一个人类必须承认的基本原则。”

加登一脸不屑:“哼,什么受害什么加害,谁伤我一分,我就要对方百倍偿还,这才是人类。”

“小孩子的想法就是单纯,”戴夫笑道,“那些暂且不提,既然你们来到这个地方,我就必须告诉你们一件事情”

攸诺捏着下巴说道:“你是想说,德拉克之前那么对待我们,是想测试我们有没有能力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吗?”

戴夫欣赏的看了攸诺一眼,点了点头:“不错,你很聪明。”

开什么玩笑,一个杀人如麻的大狗熊,真想收拾他们两个小鬼的话,哪里还会让他们有逃跑的余地,稍微想一想肯定有问题啊,要是连这点都理解不来,那还真是脑子有问题了。

“来到这个地方的人们,都有着各自的故事,各自的苦衷,不得不说,他们都不是自愿来到这个地方的可怜人,”戴夫收起了微笑,一脸郑重的看着二人,“在这个遍地都是魔兽,处处都是冰雪的恶劣环境,生存竞争是无比激烈的,想要活下去,力量就是一切!不具备力量的人,终究会被这座岛屿淘汰掉”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想要活下去的话”戴夫顿了顿,严肃的喝道,“你们两个小娃娃,最好将这句话牢牢记在心里!”

小说网,!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