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温初晴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床畔已空无一人,手抚上床单,仅有余温残留。-乐-文-小-说-

温初晴动了动身子,满身酸痛,扯开被子往里一看,“嘶——”,全是青紫印记,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混蛋!

温初晴裹着被子看着零星躺在地上的睡衣,拿起一看,纽扣被撕得满地,已经穿不了了......

呜......流氓!

温初晴又翻了翻,最后确定只有贴.身衣物是完好的,温初晴有洁癖,脱下了的很嫌弃再穿上身。

思考了一阵,温初晴还是认命的拿起它们,裹着被子走到衣柜前,拿下郝东阳的一件衬衫便进了浴室醢。

刷了牙,洗了澡,穿上衬衣后,裙摆正好堪堪的遮到臀部下方。

下楼时,郝东阳正好将做好的早餐摆上桌,看到温初晴,眸光一暗,喉结滚动,里面的神色直白而暧昧。

温初晴不由往下又拉了拉衣摆,他视线深沉,有种没穿衣服的错觉感,不由怒视他,怒嗔道:“都怪你,把我衣服都整坏了!”

郝东阳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闪烁着和煦异样的光彩,克制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喉头一动,柔声说:“先来吃饭,一会买套还你。”

看着他似笑非笑的样子,温初晴怀疑地看了他两眼,又看了看自己的着装打扮,最后将上衣纽扣扣到颈部,才坐下,吃起了早餐。

吃过早餐,温初晴换了衣服,就被郝东阳送回了温家,而后郝东阳便去上班了缇。

......

日子就像恢复往常一样一天天过去,平静,却又带着隐形的矛盾。

温初晴和郝东阳又相约出去了几次,但平时多数还是以电话短信联系。

眨眼间,初春到了,窗外阴雨绵绵。

温初晴望着窗外一阵恍惚,早上,郝母给她打了个电话,约她下午咖啡厅相见,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该来的总是会......

下午三点,温初晴如约到了咖啡厅,郝母还没到,轻抿了一口咖啡,温初晴内心又是一阵苦涩,抿唇苦笑,这是郝母先给的下马威呢......

过了大约半刻钟,才见郝母泰然自若的踱步过来,清闲的打开椅子,坐下。

一阵沉默,郝母不言,温初晴也不语。

半响,郝母悠然的放下咖啡杯,开口道:“温小姐,你该知道,我们郝家是非常不满意你的,而你,也配不上我们东阳......”

温初晴苦涩一笑,果然......

“可是呢......”郝母又喝了口咖啡,任苦涩的味道在自己口中徘徊,最终渗入血液骨髓,

“可是,东阳只认准你,我苦苦盼了近三十年才盼回来的孩子,为了你,不要这个家了.....东阳说,要带你们母子出国,这孩子才回来一年多,我承受不起再一次的骨肉分离,我和他爸爸都老了,现在盼的不过是子孙绕膝。”

“以后,你们在港城,好好过吧......你们年纪也不小了,趁早,替他添个儿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