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帮我检查一下里面小说

“喜儿,真羡慕你有一个女儿呢。”年华最近嘴上念叨最多的便是这句话,这让吴喜儿听了都要耳朵起茧子了。

吴喜儿在笼子外,正是边喂养着灵兽小鹿及她的孩子们,边与年华聊天。她瞥了眼年华已经隆起的肚子说道,“你羡慕啥呀,你这肚子里的不是有一个了嘛。”

年华抚了抚肚子,虽然是高兴,但却以为这肚子里的又是个调皮蛋而不是小棉袄。“若又是一个男孩呢?”

吴喜儿喂养的差不多了,也就停了下来,专心与年华说道,“那就更好了,这往后你在瑶华宫,更是没人敢欺负你了。”想想包括宋子持在内的四个男人,围绕在年华身旁,吴喜儿光是想象这个画面便觉得已是够拉风了。

年华觉得似吴喜儿这样会生,最近又凑成了一个‘好’字的人是不会理解她的烦恼,所以她觉得不如还是去找临蕖吧,临蕖的二胎生的还是男孩,所以该是与她有‘共同话题’。

“去哪儿呀?”吴喜儿一收拾完毕转身,却见年华已经御剑而起。

“我回去啦。”年华虽是大腹便便,但是因为御剑起来还是相当快的,所以只与吴喜儿招下手,便就远去成点了。

一定是去找临蕖师姐了吧,吴喜儿不用年华说明,自也是知道的,所以她还是自个儿回去吧。而且说实话,年华总羡慕她有个女儿,但这个女儿,总喜欢跟着别人跑来跑去,这不,又不知道现在跑去哪儿了。

不过说到这些仙二代,仙三代们,还真是论证了一点,果然还是有些不同的。

瑶华宫三人帮如今因为重宇的回来,而变作了四人团体。而重宇虽与重楼是双生子,但是两人的性格却是完全不一样,重楼是大哥,性子沉稳,也就与阿果小鱼儿他们渐渐‘疏远’,但重宇却不一样,他聪明,又胆大心细,周围的人都服他,所以他这个后来到的,反而成了头儿。

阿果对此没什么意见,何况他一来,小鱼儿便逐渐转而喜欢跟着重宇了,所以重宇对他来说还真是救兵。不过呢,这男女七岁不同席,何况又是都到了可以结为道侣的年纪,所以今日阿果揽着重宇的肩膀,接下来便要开始说些知心话了。“你觉得小鱼儿怎么样…”

重宇之前跟在离觞上神身边,面上是极其的守规矩,但是因为离觞上神的性子也时常有些不着调,所以对重宇来说,与其说他教他,不如说是自己自学较多,而神殿中的凡界书籍竟也是有的,且大多说的就是郎有情妾有意的事。

所以他一听阿果前半句,就不用再听他说后半句了。便打住他,“小鱼儿便似你我的小妹,没什么不同啊。”

阿果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而且眼神还有些暧昧地昵了眼重宇。“真的假的,我可是经常见你们两人…独处一室呀。”

“我没回瑶华山的时候,你们二位也是常常青梅竹马,两小无差啊。”重宇把阿果揽在他肩膀上的胳膊给放下,继续在研究着手中的机关。

阿果被重宇的话给堵了,不过他也知道这小子嘴皮子厉害,可他仍不服输。“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差啊,当时你大哥也在好吧…咳咳,再说了,我看小鱼儿那丫头看你的眼神就是不一样,怎么形容呢,就像…放着光。”

“你确定她是因看到我而放光,而不是因为那盘点心?”虽说重宇早就与重楼一样练就了辟谷术,但年华为了弥补重宇,便是想尽办法,变着花样的要为重宇做些好吃的,所以每天的糕点小吃总是不少,而阿果小鱼儿也常来天铸峰山谷,所以自然也是跟着一起吃了。

“那…丫头确实喜欢吃,但也不至于…”

“听说近日新弟子们要进行试炼,你有空想这些,不如加紧多练习才是。”重宇一回到瑶华宫,便先是向年华与宋子持了解了一下这里的大概情况,所以自是知道近日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要进行试炼,也就劝这阿果赶紧练习,毕竟临阵磨枪,也是能有些效果的。

阿果再次被重宇的话给堵住,可一说到试炼,他想着重宇也是要的,因为他回来后,便拜入了天铸峰。“那你呢,还有空捣鼓这些。”他指了指这桌案上的东西。

“我知道新弟子所要试炼的内容,所以…”他抬头,看了眼阿果,淡淡而道,“这些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阿果咪着眼,因为他已经无话可说了。他虽然没与重宇交过手,但也与他一起下山执行过任务,唉,毕竟重宇曾跟在离觞上神身边十八年啊,自然起点都比他们要高,所以这小子有这点自信,他倒也是不觉得奇怪,不过这样的感觉,着实让人讨厌!

“那试炼,我当然也是没问题的…走了啊!”可阿果还有一招,虽然没有重宇这般起点,但是他可以去看魂书啊,这是他娘的‘十器’,那么看一下总是可以吧。

“不送!”重宇继续低头修改着他的机关,这机关他认为最适用于放在似易机峰玄机楼这样的地方。

“重宇哥哥…”阿果没走多久,重宇便听到小鱼儿的声音,他稍稍皱起了眉头,不过还好,此时刚好有一救星也回到了山谷。

“大哥来的正好。”虽然两人性子不同,但只要不开口不做事,就静静地坐着,旁人也难以一时辨认,当然这招对年华与宋子持无用。

“怎么了?”重楼被重宇按在这石凳上,并不知是何事,但后者已经把桌案上的东西一抱,跑进了屋,把门都掩上了。

所以小鱼儿一来,便见的是重楼,但她不认为她会错,因为通常这个时候也只有重宇在山谷。“重宇哥哥,我想…送个东西给你。”

“我不是…”重楼本来就要立刻说自己不是重宇,但是一想到刚刚重宇那个样子,似乎是刻意要避开小鱼儿。

“这是我绣的荷包,好看吧。”小鱼儿低着头,一脸羞涩,把荷包递到重楼面前。

“这…”重楼知道女子赠男子荷包是为何意,所以正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这是给重宇的。

“重宇哥哥,你不喜欢啊…”小鱼儿见重楼还不收下,便以为是他不喜欢。

正当重楼收也不是拒也不是的时候,宋子持却与年华一同回到了山谷。“重楼,这么早就回来了?重宇呢?”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年华一眼便能分清。

小鱼儿一听,便瞪大了眼,“你是重楼哥哥?”

“恩…”重楼已经非常后悔帮重宇这个忙,而且又见小鱼儿此时这眼中的委屈,便更是有些自责了。

“我…”小鱼儿今日本是鼓起勇气告白,但没想到却把告白的对象弄错了,而且还被年华与宋子持看到了,遂自觉非常丢脸,也就捂住脸蛋,跑出了院子。

年华见此,便奇怪问道,“小鱼儿怎么了?”

重楼从地上捡起这荷包,才道,“小鱼儿来找重宇,却错把我当作了他。”

年华一看这荷包,又回想了一下小鱼儿的样子,便心中了然了。“看来,也是时候了…”她与宋子持对视了一眼,而后者好像也不反对。

“别啊,娘,这也太早了吧。”重宇从门缝中见小鱼儿走了,才肯出来。

“你们放心,娘的思想很开明的,绝不反对自由恋爱!”

“自由恋爱?”两兄弟异口同声道。

“这是你娘那边的家乡话,意思是允许你们自己去找喜欢的女子。”宋子持为这两兄弟解释道。

年华看着宋子持,连连点头,意思是,你解释的很对。

看着这父子三人,年华又抚摸了一下肚子,心道,她到了此时,才找到了一些在这个世界的归属感,这种归属感也叫幸福!(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