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别动我在你里面呢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enxue6.com

“尊上,这次您…;…;”幽若缓缓开口,有些吞吞吐吐的。

“你师傅没有消息。”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他不能告诉她这一切。他很清楚他在做什么。此事联系到仙界妖界两界,若是严重也可能轰动六界。稍有不慎,定又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浩劫。

“哦。”幽若垂眸。果然,是自己痴心妄想。那本就不是属于自己的,强求不来。

“幽若。”从窗外飞进来一个纸鹤,在白子画面前展来,白子画看着,轻唤了一声。

“啊?啊,尊上有什么事要幽若去做吗?幽若一定会尽力的。”突然听到白子画叫自己,幽若一惊,连忙道。

“幽若,回去东域一趟,据说那里有你师傅留下的东西。”白子画皱皱眉,手中的纸条被攥成一个纸团。

“真的吗尊上。太好了,终于有师傅的消息了。幽若,幽若这就去!”幽若有些激动,飞快的跑了出去,又飞快的跑了回来,拿起灵犀飞快的说了句“幽若告退。”就又飞快的御剑离去。

白子画此时有些哭笑不得,这孩子…;…;

白子画随手将纸团销毁,心中却不住的默念着上面的内容。

幽兰香自东域来,妖神终归入凡怀。

若是为依倾全部,神之遗物终回故。

有仙误入轮回境,变回妖神灭天地。

难始难终难回心,故思故念故拂逆。

署名天地奇毁

那个署名,究竟是什么?究竟是谁,预知了这一切?

···································································

“三千青丝墨如渊,常人之道不相见。若问断肠为何故,羽衣不语抚红颜…;…;”青流山顶,一白衣女子端坐抚琴,清越的歌声回荡在峰峦之上。青山,琴音,佳人,犹如仙境。

“三千白发飘如雪,神鬼莫问断劫缘,不问天地还魂来,魔君无言惹尘埃…;…;”只是瞬间,原本清越空灵的歌声突然变成了幽暗阴森的魔声吟唱。而原本清怨哀愁的古琴曲也一瞬之间变成了还魂乐。这一曲调的变化,夜是刚刚还犹如仙境的青流山变成了有去无回的魔域。

“又是这样…;…;每一次,都…;…;果然你还是忘不了她么?”白衣女子抚着胸前的吊坠,眼神迷离。在她的心中,始终回荡着一个身影,她的挚爱。而那个身影的心中,唯一的一片净土却是留给…;的。

“主公,”一青衣女子突然闪现在白衣女子身后,单膝跪地,轻声道,“叶蝶求见。说是长留那边又出事了。”

“让她过来。”白发女子的眼神变得淡漠,语气不复刚才的温柔,清冷的话语让周围的温度下降了1c(强力推荐,美的。空调,一晚只需一度电!此处为编辑乱入。勿喷。)

“你怎么又来了?之前给你的‘那个东西’不行吗?”白衣女子面前的古琴瞬间消失,换上了一壶香茗,两支杯盏,白发女子纤手轻巧的拿起紫砂小壶,壶中清郁的茶缓缓注入小巧的杯中,泛出一阵带着清香的淡淡水雾。

“也难得你这里那么清闲,外面可是乱着呢。”叶蝶接过小巧的朱砂茶杯,抿了一口,甘醇的清茶抚平了她的急躁,“白字画,他…;…;”

“他的生死与我无关,”白发女子淡淡的打断了叶蝶的话,“若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会理会他的死活?当初若不是你来找我,他早就死于天劫。那个不成器的小丫头也是任性,当了几天的神便可以发动惩戒,她也不知道,永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吗?”

“雨田,我求求你,再帮他一次,就一次,好不好?求求你了。”叶蝶语气中透着一抹急切,“她又回来了,神罚也随之而来。如果你不救他,他就真的…;…;求求你,这一次,这一次无论付出什么我都愿意!”

“那么,你叶蝶,真的,要为一个凡人这样?他不值得。”仍然是平淡的语气,可在他背后,却刮出了一缕不引人注意的风。

“可是我爱他。雨田,你就权当是帮我,好吗?”

“世界一切皆为因果循环,有得必有失。当初他得到了那么多,失去的在瞬间便得回。他没有失去,阳过阴衰,而衰极生盛,这是他的大劫。即使我可以帮他渡劫,可我不愿,又怎样?”她的眼中没有一丝波澜,抿了一口茶。

“雨田,就一次。求求你,不然,我只能杀了花千骨。”

“那你便去吧。她的死活与我何干?”白发女子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微抿着清茶,“不过你傻了她而触动天劫,可不要来找我。”

“雨田,我求求你,救救他,我,我可以用这个来交换。”叶蝶脸颊流过一行清泪,从袖袍中取出一绿色的蝴蝶戒指。

“你真是疯了,竟然用自己的十世修为和神格作为代价。就只是为了一个凡人?”白发女子灰白的眼眸瞬间变成深邃的黑色,她一头如雪发丝也变成了三千青丝,此时的“她”正笑吟吟地盯着叶蝶,灵体从女子的身体中脱出。“用这张僵硬的脸做这种表情真不容易啊~”

“雨田…;你…;你的头发…;…;”叶蝶吓了一跳,手中的戒指险些滑落。

“雨田?有趣的称呼。”女子恶狠狠地瞪了后面的白衣女子一眼,“我可不是那个冷冰冰的家伙,唔…;…;你可以叫我王,如你所见,我和…;…;雨田共用这个身体,想必你也明白了,她不想接这件事,可我很感兴趣啊…;…;你是想改白子画的天命?这我可以办到,不过吗,你需要付出那枚戒指,如何?”

“王,你要的似乎有些…;”雨田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要的太多了吗?”王点了点桌面,沉吟片刻,看向叶蝶,“也行,我只要那戒指,神格你拿回去,那十世修为我也不要,我只要那件‘载体’怎样?”

“不王,我觉得你要的太少了。对你有用的话,就应该多要些呢。”“好。”雨田和叶蝶同时说道。

“…;…;真是尴尬啊,那么,叶蝶我改主意了。”王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我又不想帮你了,不过我要那戒指。”

“你想怎样?”这句话,让周围的空气顿时多了一份剑拔弩张。

“我和雨田不出手。”王仍笑吟吟地,她的手伸向茶杯,却因是灵体而直接穿了过去,她不满地撇撇嘴,丝毫没有紧迫的样子,“给你两个人,他们替我和雨田做事,如何?”

“只要能帮到子画,怎样都行。”夜蝶把戒指放到桌面上,两根手指轻轻推给王。

“现在就给我,不怕我反悔?”王目光玩味地看着叶蝶。

“你不会的。”

你不会的,王,我相信你。王瞳孔微缩,多少年前‘那个人’也是这样说着,可是最终…;…;罢了罢了,不让现在的叶蝶变成当初的她就可以了。

“好,你走吧。”王回到身体中,而雨田不知何时又拿回了她的古琴,悠悠唱到,

●(看p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逍遥山上逍遥门

逍遥门中逍遥人·

逍遥寻得双生花

不知胜败因谁人

逍遥门折羽衣祈红颜,去吧。”

“谢了。”叶蝶站起身来。

“这是最后一次。”在叶蝶转过身的那一刻,雨田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听到她的话,叶蝶身体一僵,“好。”飞身离去。

“王,你今天为什么暴露自己?以前叶蝶来的时候你也没有…;…;”

“…;…;”

雨田和王都没有再说话。

0…;…;

最终,叶蝶成功的gate了自称是王手下的折羽衣和祈红颜…;…;事实上,当叶蝶知道原来家族中的两位挂名长老竟然是王的手下时惊呆了。

折羽衣兮天地变,祈红颜兮断残念。

这是几万年前流传民间的民谣。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