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锦在公共汽车全文阅读

“我以司家女祭的身份,在此用性命起誓:请赐予我身边每个与我结过善缘的人,拥有健康的身体和幸福的人生,此珠子将和我永远湮灭消散永不复生,并抹去我曾经存在过的一切痕迹。”

寒意从脚底蔓延上来,彻底的冰冷,司南能感觉到珠子吸血的速度明显慢了,也许自己快被抽空了吧。她用最后的力气把珠子死死摁住,生怕掉了下去,意识开始模糊了,身体往下滑落……明亮的光芒从浴缸中放射出来,无限扩大,将整个房间笼罩起来,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瞬间一切又进入了永恒的黑洞。

春天再度降临人间,草长莺飞的天气令人摁耐不住外出的冲动,司慎之带着妻子出来踏青,手里牵着的是三岁的养子。他们结婚多年,始终不育,检查了一溜够双方都没问题,医生也表示没办法,他舍不得妻子遭受做试管婴儿的罪,于是俩人商量,从福利院领养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取名叫司慕南。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大好春光,僻静的别墅里,蒋山躺在床上,望着窗外艳阳天向着身边人一字一句的口述遗嘱,律师,家庭医生,陈凯泽和父母,都来了,蒋山看着陈凯泽母亲已经变老发胖的面庞,眼睛里是无限的遗憾:“当年我不应该把你丢下自己去闯江湖的。陈家深,好在这辈子你没辜负她,否则我早打断了你的双腿。阿丽,你是我心底一辈子的遗憾和痛楚,现在我要死了,也没什么好顾忌的。这一切都留给凯泽吧。”陈凯泽眼含热泪看着义父,嘴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握着蒋山的手,一再的摇头。

司慎墨翻看着报纸,发出了呀的惊叹,司远问怎么了,司慎墨说:“蒋山病逝了。”听见这话,司远也吸口气:“前段时间他不是还出席社会活动呢,真够快的。”

“哎,病来如山倒,他也是这把岁数的人了,可不就很快。”司慎墨评论道。

“追悼会你要去吗?”司远问父亲。

“不去了,也不是很熟。只是大面上有点交情罢了。”话题至此结束,一家子各忙各的去了,这事儿不过是闲谈中的皮毛而已。

金世安和乐乐从民政局出来,看着鲜红的本子,金世安笑笑的说:“以后我就喊你老婆了。”

“以前你也没少喊。”

“哎,乐乐,要不是你怀孕,你肯嫁给我吗?”

“这问题真讨厌。当然还是嫁给你啊。”乐乐觉得这个问题真傻,不爱你怎么会让你把肚子搞大呢,她掐一把金世安的胳膊:“尽快办婚礼,我可不想撅着肚子穿婚纱,让人笑死了。”

抱抱和猫子此时和金世安擦肩而过,他俩也是来领结婚证的,猫子笑得像中了一千万大奖,追这姑奶奶用了半年,恋爱谈了三年,终于求婚成功了,今天要赶紧合法持证,省得夜长梦多。

林聪海开着出租跑在大街小巷,母亲的身体年年如此,他感觉自己陷入了巨大的泥沼,或是背负着甩不掉的重负,看不到希望也无力去改变,生活啊,就像一把生锈的钝刀子,一下下将他年轻的躯体和精神,剐成暮气沉沉。

遥远的南方小村落,退休后的司老大带着老婆回来定居,他终于回到了童年时故乡,朝思暮想的青山绿水,小桥人家。夜晚,和老妻坐在院中闲聊起远在异国的儿子,突然,一颗流星从北斗星上划过,那片星云似乎黯淡了片刻复又恢复了闪烁,司老大脸色一变噌站起来,老妻问你怎么了。司老大遥望着寂灭的星空喃喃说道,司家最后一位传承者永远的消失了,自此后,司家永无传承者,老爷子果然算到了……

(剧终)(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